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168(一六八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光色倍常,來詣佛所,身光顯照,遍於祇洹,赫然大明,却坐一面,而說偈言:

「汝手為有杻,  及有靽桁不?
不處於牢獄,  乃至繫閉不?」
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
「我都無手杻,  及以諸桁械,
羇靽繫閉等,  一切皆永滅。
夜叉汝當知,  我脫如是事。」

天復以偈問曰:

「云何名為杻?  云何是桁械?
云何是羇靽?  云何為繫閉?」

佛復以偈答曰:

「母即名為杻,  婦名為桁械,
子名為羇靽,  愛名為繫閉。
我無母之杻,  亦無妻桁械,
無有子羇靽,  復無愛繫閉。」

天復說偈言:

「善哉得無杻!  亦無有桁械。
善哉無羇靽!  無繫閉亦善。」

天復以偈讚言:

「往昔已曾見,  婆羅門涅槃,
嫌怖久捨離,  能度世間愛。」
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