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169(一六九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釋翅鳩羅脾大斯聚落。爾時,世尊剃除鬚髮,未久之間,晨朝早起,正身端坐,以衣覆頭。時彼鳩羅脾大斯聚落之中,有一天神來至佛所,而問佛言:「汝憂愁耶?」佛言:「我無所失,何故憂愁?」天神復言:「汝歡喜耶?」佛答之曰:「我無所得,何故歡喜?」復言:「沙門汝不憂愁不歡喜耶?」佛言:「誠如所言。」

天即說偈言:

「比丘汝云何,  得無煩惱耶?
汝無少歡喜,  獨坐於林野,
是處難忍樂。  而汝於今者,
不為不忍樂,  之所覆蔽障。」
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
「我都無煩惱,  安住得解脫。
亦無有歡喜,  不樂所不亂,
天神應當知,  是故能獨住。」

天神復以偈問言:

「比丘汝今者,  何故無煩惱?
云何無歡喜?  而獨住林野,
不為彼不樂,  之所覆蔽障?」
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
「歡喜即煩惱,  煩惱即歡喜。
我無喜煩惱,  天神應當知。」

天神復說偈言:

「比丘快善哉!  而無諸煩惱,
亦無有歡喜,  無歡喜善哉!
善哉處閑獨!  不樂所不亂。」

天神復以偈讚言:

「往昔已曾見,  婆羅門涅槃,
嫌怖久捨離,  能度世間愛。」
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