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17(一七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王舍城迦蘭陀竹林中。爾時,有一比丘,天未明曉,往趣河邊,襞疊衣服,安著一處,入河洗浴,露形出水,於河岸上,晞乾其身。有天放光,照彼河岸,語比丘言:「汝出家未久,盛壯好髮,何不受五欲樂,非時出家?」比丘答言:「我今出家,正是其時,獲於非時。」天語沙門:「云何出家是時,獲於非時。」沙門答言:「佛世尊說五欲是時,佛法是非時。五欲之樂,受味甚少,其患滋多,憂惱所集。我佛法中,現身受證,無諸熱惱。諸有所作,不觀時日。種少微緣,獲大果報。」

天復問言:「佛云何說五欲是時?云何佛法名為非時?」比丘答言:「我既年稚,出家未久,學日又淺,豈曰能宣如來至真廣大深義。婆伽婆今者,在近迦蘭陀竹林,爾可自往,問其疑惑。」天答之言:「今佛侍從大威德天,盈集左右,如我弱劣,不能得見。汝今為我往白世尊,如來慈矜,若垂聽許,我當詣彼,諮啟所疑。」比丘答言:「汝若能往,當為汝啟白世尊。」天復答言:「我隨汝往詣世尊所。」

爾時比丘往詣佛所。頂禮佛足,在一面立,具以天問而白世尊。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
「名色中生相,  謂為真實有,
當知如斯人,  是名屬死徑。
若識於名色,  本空無有性,
是名尊敬佛,  永離於諸趣。」

佛問天曰:「汝解已未?」天即答言:「未解。世尊!」佛復說偈言:

「勝慢及等慢,  并及不如慢,
有此三慢者,  是可有諍論;
滅除此三慢,  是名不動想。」

佛告天曰:「汝解已未?」天答佛言:「未解。世尊!」佛復說偈言:

「斷愛及名色,  滅除三種慢;
不觸於諸欲,  滅除於瞋恚;
拔除諸毒根,  諸想願欲盡。
若能如是者,  得度生死海。」

天白佛言:「我今已解。」

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