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180(一八〇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光色倍常,於其夜中,來詣佛所,威光顯照,遍于祇洹,晃然大明,却坐一面,而問佛言:「瞿曇!汝為能度瀑駛流耶?」

爾時,世尊答言:「實爾!」

天言:「瞿曇!如此駛流,深廣無際,傍無攀緣,中無安足,而能得度,甚為奇特。」

佛言:「實爾。」

天復問曰:「瞿曇!汝今云何於此駛流,無可攀挽,無安足處,而能得度?」

佛答天曰:「若我懈怠,必為沈沒。若為沈沒,必為所漂。若我精進,必不沈沒。若不沈沒,不為所漂。我於如是大洪流中,無可攀挽,無安足處,而能得度此大駛流。」

天即讚言:「善哉!善哉!比丘於此駛流,無所攀挽,而能得度,甚為希有!」

天復以偈讚言:

「我昔已曾見,  婆羅門涅槃,
久捨於嫌怖,  能度世間愛。」
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

牟鋑及天女  四轉輪、髻髮
睡厭、極難盡  伊尼延、駛流
無縛著解脫  而能得濟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