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187(一八七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須達多長者遇病困篤。於時世尊聞其病甚,即於晨朝,著衣持鉢,往詣其家。須達長者遙見佛來,動身欲起,佛告長者:「不須汝起。」爾時世尊別敷座坐,佛告長者:「汝所患苦,為可忍不?醫療有降,不至增乎?」

長者白佛:「今所患苦,甚為難忍,所受痛苦,遂漸增長,苦痛逼切,甚可患厭。譬如力人以繩繫於弱劣者頭,[打-丁+(稯-禾)]搣掣頓,揉捺其頭,我患首疾,亦復如是。譬如屠家以彼利刀,而開牛腹,撓攪五內,我患腹痛,亦復如是。譬如二大力士,捉彼羸瘦極患之人,向火燺炙,我患身體,煩熱苦痛,亦復如是。」

佛告長者:「汝於今者,應於佛所生不壞信,法僧及戒,亦當如是。」

長者白言:「如佛所說,四不壞信,我亦具得。」

佛告長者:「依四不壞,爾今次應修於六念,汝當念佛諸功德,憶佛十號,如來、應供、正遍知、明行足、善逝、世間解、無上士、調御丈夫、天人師、佛、世尊,是名念佛。云何念法?如來所說勝妙之法,等同慶善,現在得利,及獲得證,離諸熱惱,不擇時節,能向善趣。現在開示,乃至智者自知,是名念法。云何念僧?常當憶念僧之德行,如來聖僧,得向具足,應病授藥,正真向道,所行次第,不越限度,能隨於佛。所行之法,須陀洹果,向須陀洹,斯陀含果,向斯陀含,阿那含果,向阿那含,阿羅漢果,向阿羅漢,是名如來聲聞僧。具足戒、定、慧、解脫、解脫知見,為他所請,如是等僧,宜應敬禮,合掌向之,是名念僧。云何念戒?自念所行滿足之戒,白淨戒,不瑕戒,不缺戒,不穿漏戒,純淨戒,無垢穢戒,不求財物戒,智者所樂戒,無可譏嫌戒。次應自念,是名念戒。云何念施?己所行施,我得善利,應離慳貪,行於布施,心無所著,悉能放捨。若施之時,手自授與,心常樂施,無有厭倦,捨心具足。若有乞索,常為開分,是名念施。云何念天?常當護心,念六欲天,念須陀洹、斯陀含,生彼六天。」

須達多白佛言:「世尊!如佛所說,六念之法,我已具修。」須達白佛:「唯願世尊,在此中食。」佛默受請。日時既到,須達長者為於如來設眾餚饌,種種備具,清淨香潔。設是供已,合掌向佛,而作是言:「世尊出世,難可值遇。」佛為長者種種說法,示教利喜,從座而去。

須達長者於佛去後,尋於其夜,身壞命終,得生天上。既生天上,尋還佛所,須達天子光色倍常,照于祇洹,悉皆大明,頂禮佛足,在一面坐,而說偈言:

「此今猶故是,  祇洹之園林,
仙聖所住處,  林池甚閑靜。
法主居其中,  我今生喜樂,
信戒定慧業,  正命能使淨。
若能修如是,  向來之上行,
非種姓財富,  能得獲斯事。
智慧舍利弗,  寂然持禁戒,
空處樂恬靜,  最勝無倫匹。」

佛告天曰:「如是!如是。」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
「信戒定慧業,  正念能使淨,
非種姓財富,  能獲如斯事。
智慧舍利弗,  寂滅能持戒,
空處樂恬靜,  最上無倫匹。」

須達天子聞佛所說,歡喜頂禮,於座上沒,還於天宮。

爾時,世尊於天未曉,入講堂中,敷座而坐,告諸比丘:「向有一天,光色倍常,來詣我所,其光暉曜,普照祇洹,悉皆大明。禮我足已,却坐一面,而說斯偈:

「『此今猶故是,  祇洹之園林,
 仙聖所住處,  林池甚閑靜。
 法主居其中,  我今生悅樂,
 信戒定慧業,  正命能使淨。
 若能修如是,  向來之上事,
 非種姓財富,  能獲如斯事。
 智慧舍利弗,  寂然持禁戒,
 空處樂恬靜,  最勝無倫匹。』」

爾時,尊者阿難在如來後,聞天說偈,即白佛言:「此必是須達長者,得生天上,是故還來讚舍利弗。」

佛言:「如是!如是。彼須達多生天上,來至我所,說如斯偈。」

爾時,阿難及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