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190(一九〇)

 

別譯雜阿含經卷第十(丹本第十八卷初准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林。爾時,犢子梵志往詣佛所,慰問如來,在一面坐。白佛言:「世尊!我有少疑,將欲請問。汝若多聞,願垂聽察。」

佛告犢子:「若有所疑,隨汝所問。」

犢子問曰:「身之與我為是一耶?」

佛言:「如此之事,我所不答。」

又問:「身我異耶?」

佛言:「如此之事,我亦不答。」

犢子復言:「今我問汝,我身一耶?汝不見答。身我異耶?汝復不答。如斯等問,尚不見答,云何而能記諸弟子死此生彼天人之中?汝若記彼死此生彼,寧可不是身留於此,我往於彼五道之中?若如斯者,身之與我則為別異。」

佛告梵志:「我說有取,記彼受生;若無取者,則無受生。復犢子,譬如彼火,有取則然;若無取者,火則不然。」

犢子言:「瞿曇!我亦見火無取而然。」

佛告犢子:「汝見何火無取而然?」

犢子復言:「譬如見大火,甚為熾盛,猛風絕炎,離火見然。」

佛告犢子:「如此絕炎,亦復有取。」

犢子言:「離火見然,以何為取?」

言:「如斯絕炎,因風而然,以風取故,炎得暫停。以風力故,絕炎可見。」

犢子言:「瞿曇!火尚可爾,人則不然。所以者何?身死於此,意生於彼,於其中間,誰為其取?」

佛言:「當於爾時,以愛為取,愛取因緣,眾生受生。一切世間,皆樂於取,一切皆為取所愛樂,一切悉皆以取為因。眾生見取,則生歡喜,一切眾生皆入于取。如來阿羅呵以無取故,而得成於無上正覺。」

子言:「我於今者,大有所作,欲還所止。」

佛言:「梵志!宜知是時。」

爾時,犢子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