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201(二〇一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王舍城迦蘭陀竹林。爾時,尊者阿難於是夜中,詣多跋河,脫其衣裳,置于岸上,入河澡浴,著一浴衣,即出于水,待自身乾。時有外道,名具迦那提,往至彼河。尊者阿難聞彼行聲,及[口*磬]咳聲,外道亦聞尊者之聲。

外道問言:「汝為是誰?」

阿難答言:「我是沙門。」

「沙門甚多,汝今為是何等沙門?」

難答言:「我是釋子。」

外道言:「我欲問難,汝若閑暇,聽我所問。」

阿難答言:「欲問便問,聽已當知。」

外道問言:「我死此生彼以不?」

阿難言:「如來不說。」

又問:「我死此不生彼,亦生亦不生,非生非非生彼不?」

阿難又言:「如斯等問,佛悉不答。」

道言:「我今問汝,死此生彼,乃至非生非非生,悉不見答,汝寧不知如此事乎?」

阿難言:「如是之事,我悉知見,非不知見。」

外道言:「汝所知見,為何謂也?」

阿難答言:「我所知見,見彼處所,見眾生行,乃至知見彼所從生,知見結業,舉動所作,見煩惱結,如墨聚集,無聞凡愚,與見結相應,順於未來,長處生死。我所知見,其事如是,豈可謂為不知見乎?」

外道俱迦那即問之曰:「汝名何等?」

阿難答言:「我名阿難。」

外道復言:「善哉,善哉!大師弟子,我今乃至共相談論,而不知汝乃是阿難,我若知汝,終不能得共相抗對。」

時彼外道聞阿難所說,歡喜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