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209(二〇九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梵志名曰優陟,往詣佛所,問訊已訖,在一面坐,而作是言:「瞿曇於昔日時,諸外道等,相與聚集彼大講堂,作種種論。沙門瞿曇在於閑靜,修攝其心,智慧辯才,我於是時,亦共論議,作如是言:『此相應,此不相應。』譬如老牛,加復無目;我等亦爾,所有教法,甚為鄙陋,盲無慧眼。沙門瞿曇有大智慧,在於閑靜,修攝其心。瞿曇!汝今云何教諸弟子?」

告之曰:「我佛法中,童男童女共相聚會,歡娛燕會,隨意舞戲,是名相應。譬如有人,年過八十,頭白面皺,牙齒墮落,然猶歌舞,作木牛馬,作於琵琶、箜篌、箏、笛,亦作小車及蹹毱戲。如斯老人,作如是事,名不相應。其有見者,當名此人為作智人,為作癡人?」

梵志對曰:「如是之人,名為嬰愚,無有智慧。」

佛告之曰:「我佛法中,相應相順,如童子戲。梵志當知,聖賢法中,如童子戲。」

優陟白佛:「云何比丘修集善法?」

佛告之曰:「比丘之法,應當遠離諸惡不善,修諸善法,不調伏者,為調伏故,應懃修集。不得定者,為得定故,應懃修集。不解脫者,為解脫故,應懃修集。所未斷者,為令斷故,應懃修集。所未知者,為令知故,應懃修集。所不修者,為欲修故,應懃修集。所未得者,為欲得故,應懃修集。」

梵志白佛言:「世尊!何等不調,欲令調故,應懃修集?」

佛言:「眼不調,乃至意不調,為令調故,應懃修集。」

梵志言:「何等不解脫,欲令解脫,應懃修集?」

佛言:「心不解脫,為令解脫,應懃修集。」

梵志言:「何等為斷惡,應懃修集?」

佛言:「斷欲無明與愛故,應懃修集。」

梵志言:「何等不知,為知故,應懃修集?」

佛言:「未知名色,為令知故,應懃修集。」

梵志言:「何等不修,為修故,應懃修集?」

佛言:「未修定慧,不得八道,應懃修集。」

梵志白佛:「比丘之行,甚為真實,我今事多,欲還歸家。」

佛告之曰:「宜知是時。」

優陟梵志即從坐起,還其所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