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217(二一七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蓮華色比丘尼,於其晨朝,著衣持鉢,入城乞食,食訖洗鉢,收攝坐具,并洗足已,入得眼林,坐一樹下,端坐思惟,住於天住。爾時,魔王而作是念:「沙門瞿曇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,蓮華色比丘尼,著衣持鉢,入城乞食,食訖洗鉢,收攝坐具,至得眼林中,坐一樹下,住於天住。我當為其而作擾亂。」作是念已,化為摩納,往至其所,而說偈言:

「娑羅樹下坐,  如華善開敷,
獨一比丘尼,  汝今坐禪耶?
更無第二伴,  能不畏愚癡?」

爾時,蓮華比丘尼即作是念:「此為是誰?擾亂於我,甚為欺詐。為是人耶?是非人乎?」入定觀察,知是波旬,即說偈言:

「百千姦偽賊,  皆悉令如汝,
不動我一毛,  故獨無所畏。」

爾時,魔王復說偈言:

「我今自隱形,  入汝腹中央,
或入汝眉間,  令汝不得見。」

時比丘尼復以偈答:

「我心得自在,  善修如意定,
斷絕大繫縛,  終不怖畏汝。
我已吐諸結,  得拔三垢根,
怖畏根本盡,  故我無所畏。
我今住於此,  都無畏汝心,
汝軍眾盡來,  我亦不怖畏。
斷除一切愛,  滅諸無明闇,
逮得於盡滅,  安住無漏法。
以是故當知,  波旬墮負處。」

爾時,波旬而作是念:「蓮華色比丘尼善解我心。」憂愁悔恨,慚愧還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