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22(二二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眾多比丘著衣持鉢入城乞食。爾時,有一年少新學比丘,不以時節入於聚落。時,諸比丘處處見彼新學比丘,而語之言:「汝今新學,未知對治法門,云何處處經歷諸家?」新學比丘白諸比丘言:「大德諸長老等皆往諸家,云何遮我不至諸家?」

時,諸比丘乞食食已,收攝衣鉢,洗足已,往至佛所,頂禮佛足,在一面坐。諸比丘等白佛言:「世尊!我等入城乞食,見一年少新學比丘,不以時節,往至諸家。我等語言:『汝是新學,未知對治,何緣非時往至他家?』答我等言:『諸老比丘亦到諸家,何故獨自而遮我耶?』」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大曠野中有一大池,有諸大象入彼池中,以鼻拔取池中藕根,淨抖擻已,用水洗之,然後乃食,身體肥盛,極得氣力。諸小象等亦復食藕,不知抖擻并及水洗,合埿出食,後轉羸瘦,無有氣力,若死若近死。」

爾時,世尊而說偈言:

「大象入池時,  以鼻拔藕根,
抖擻洗去泥,  然後方食之。
若有諸比丘,  具修清白法,
若受於利養,  無過能染著,
是名修行者,  猶如彼大象。
不善解方便,  後受於過患,
後受其苦惱,  如彼小象等。」

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阿難與結髮  及以二陀驃
賊并散倒吒  拔彌、慚愧根
苦子并覆瘡  小大食藕根

別譯雜阿含經卷第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