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229(二二九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尊者婆耆奢在空靜處,時欲撿心,繫念思惟,卒起異想,生不憙樂,即自覺知:「我於今者,便失善利。夫出家者,名為難得;若有是心不名難得,我今便為退失善心,得于惡心,今當說心,多諸過惡,說厭患偈。」時彼尊者即說偈言:

「棄捨樂諸著,  及不樂著者,
捨衣貪嗜覺,  不造煩惱林。
欲枝下垂布,  眾生樂緣著,
能斷於欲林,  是名為比丘。
不垂下著欲,  無林名比丘,
第六意出覺。  然此欲覺者,
世間所樂著,  若得出覺意,
能離非結著,  不樂於勝欲。
樂出麁惡言,  不名為比丘,
樂嗜於受身,  因見聞意識,
想著生五根,  能離欲想著,
不受塗污辱,  是名得解脫。
大地及虛空,  世間有色處,
悉皆歸散壞,  一切同盡滅。
知見是事已,  行法已決定,
諸處不生受,  質直不諂偽。
雖求念存身,  為有所利益,
若能如是者,  同彼入涅槃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