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250(二五〇)

 

別譯雜阿含經卷第十三(丹本第七卷六張已後准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長者,請佛及僧施設大會。爾時,世尊與諸大眾圍遶,至彼大長者家。時彼尊者婆耆奢,於僧直次守于僧。當於爾時,有多女人詣彼僧坊,時,女人中,有一端正美色之者,時,婆耆奢見斯事已,為色壞心,生於欲想。復自思念:「我今妄想失於大利,期於非利,人身難得,命終亦然。若生是心,名為不善。寧捨壽命,不作欲想。我於今者,不名出家。何以故?見於少壯端正女人,不自制心,便生欲想,我今當說厭惡之患。」即說偈言:

「我今捨俗累,  住於出家法,
無明欲所逐,  將失本善心。
如牛食他苗,  甘味無制者,
五欲亦如是,  貪嗜無慚愧。
若不禁制者,  必害善法苗,
譬如剎利子,  具習諸伎藝,
設有善射術,  具滿一千人,
如是剎利子,  戰鬪力勝彼。
比丘念具足,  如彼剎利子,
持智慧力,  斷滅於欲覺。
既除欲覺已,  快樂常寂滅,
我親佛前聞,  二種之親友,
趣向涅槃道,  是我心所樂,
我修不放逸,  處林住空寂。
我熟讚於心,  是名立正法,
後必趣於死,  若得涅槃時,
當知是惡心,  云何能見我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