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258(二五八)

如是我聞:

一時佛遊俱薩羅,還至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摩納名曰極慢,其所承藉,七世以來,父母真正博通多聞,既自讀誦,亦教他人,其所聞者,聞則能持,四圍陀典,已達其趣:娑羅乾陀論,及與聲論、毘伽羅論、戲笑之論、毘陀羅論,善解法句義趣,通達如是種種諸論。容貌端正,才藝過人,難可儔匹,兼生豪族,又處富貴,自恃才力,生大憍慢,於父母所不生敬順,及和上阿闍梨、師長、親屬,斯不敬禮。

時極慢摩納聞佛從俱薩羅至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,將往佛所,而作是念:「我至彼時,若沙門瞿曇接待我者,我當問訊;若不問我,當默然還。」爾時,摩納作是念已,即詣佛所。

于時世尊大眾圍遶而為說法,極慢摩納雖往於彼,如來當時聊不顧視。時彼摩納默作是念:「沙門瞿曇都不以我而逕於懷。」尋欲歸依。爾時,世尊知其心念,即說偈言:

「為義來至此,  未得便欲還,
何不使獲得,  稱汝所來心?」

極慢摩納作是思惟:「沙門瞿曇知我所念。」即生信心,欲禮佛足。佛告摩納:「我錄汝心,不必禮敬,所為已足。」

爾時,大眾覩斯事已,怪未曾有,咸作是言:「沙門瞿曇有大神足,此極慢摩納於己父母、和上阿闍梨所,尚無恭敬,今見瞿曇能自謙下,恂恂恭順。」

爾時,極慢摩納見諸大眾言音暫止,在一面坐,端身正意,而說偈言:

「當於何等所,  不應起憍慢?
復更於何所,  而當生謙讓?
孰能却眾苦?  何者與利樂?
供養何者勝,  為賢智所讚?」

爾時,世尊以偈答言:

「供養於父母,  以空淨滿月,
敬順兄諸親,  和上阿闍梨,
及餘尊長等,  於彼不應慢,
宜當自謙下,  都應悉恭敬。
若見憂惱者,  應為除諸苦,
亦與其快樂,  普皆應供養。
若斷貪欲瞋,  并離愚癡者,
漏盡阿羅漢,  正智得解脫。
於斯上人所,  除慢不自高,
應當向歸依,  合掌而敬禮。」

爾時,世尊為極慢說諸法要,乃至不受後有。餘如波羅蜜闍經中說。

佛說是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