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26(二六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林。爾時,世尊於初夜後分,坐臥經行。於其晨朝,洗足入房,右脇著地,足足相累,繫心在明,修於念覺,而生起想。爾時,魔王波旬即作是念:「沙門瞿曇在王舍城迦蘭陀竹林中,經行坐臥。於其晨朝,洗足入房,右脇著地,足足相累,繫心在明,修於念覺,作於起想。我當至彼,而作嬈亂。」作是念已,化為摩納,在佛前住,而說偈言:

「何以睡眠?  何以睡眠?  云何睡眠,
如入涅槃?  如所作辦,  而自安眠,
乃至日出,  故復眠也。」

佛知天魔來作嬈亂,即說偈言:

「愛網著諸有,  遍覆一切處,
我今破斯網,  諸愛永已斷。
一切有生盡,  安隱涅槃樂,
波旬汝今者,  於我復何為?」

爾時,魔王聞說偈已,憂愁苦惱,即便隱形,還于天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