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262(二六二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世尊晨朝著衣持鉢,入城乞食。有一老婆羅門,捉杖持鉢而行乞食,時,佛見已,語婆羅門言:「汝今極老,何以捉杖持鉢而行乞食?」

婆羅門言:「我有七子,各為妻娶,分財等與,我今無分。為子驅故,而行乞食。」

佛告之言:「我今為汝說偈,汝能於大眾中說此偈不?」

言:「我能。」
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
「生子太歡喜,  為之聚財寶,
各為娶妻子,  而便驅棄我。
此等無孝慈,  口言為父母,
如彼羅剎子,  垂死驅棄我。
譬如馬槽櫪,  滿中置穀[麥*弋]
少馬無敬讓,  驅蹋於老者。
此子亦如是,  無有愛敬心,
棄我使行乞,  不如杖愛我。
我今捉此杖,  御狗及羊馬,
行則佐我力,  闇夜為我伴。
指水知深淺,  若趺扶杖起,
蒙杖除多聞,  是杖愛念我。」

婆羅門受此偈已,誦讀使利。爾時,七子在大會中,時,婆羅門於大眾中而作是言:「汝等今當聽我所說。」大眾默然,即說上偈。七子慚愧,起來抱父各共修敬,將父歸家,置本坐處,諸子各出妙[疊*毛]二張,奉上於父。

時婆羅門即作是念:「我今得樂,是瞿曇力,瞿曇即是我阿闍梨。婆羅門法,法應供養和上阿闍梨。」選最好衣往至佛所,問訊佛已,在一面坐,白佛言:「世尊!我今家中得諸利樂,是汝之恩,我經書中說:『阿闍梨者,應與阿闍梨分。和上者,應與和上分。』瞿曇!汝今是我阿闍梨,應憐愍我,受我此衣。」爾時,世尊以憐愍故,為受是衣。

婆羅門踊躍,從座而起,歡喜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