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265(二六五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有一比丘名曰梵天,遊行央伽國,來到瞻波至健伽池邊,後日晨朝,著衣持鉢,入瞻波城,次第乞食,到於本家。爾時,尊者梵天母在中門中,以蘇米、胡麻以投火聚,望生梵天。尊者梵天在門中立,其母不識。爾時,毘沙門天王敬信梵天,即與無數夜叉之眾,乘虛而行,見梵天母祠祀於火,不見其兒,唯見道人,不謂己子。毘沙門天王即為其母而說偈言:

「婆羅門家女,  梵天去此遠,
祀火望梵世,  斯非其逕路。
不解趣梵天,  勤苦事火為?
梵天中梵天,  在汝門中立。
都無有取著,  亦無所養育,
遠離諸惡趣,  結使塵不著。
遠離諸欲求,  不染污世法,
如龍象善調,  而無所惱觸。
勝念之比丘,  心善得解脫,
如是應真者,  今來受汝供。
汝應然意燈,  淨心速施與。」

爾時,其母聞毘沙門說,心即覺悟,母即施食與梵天食已,為其作照明,後世安樂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