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268(二六八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王舍城迦蘭陀竹林。爾時,世尊著衣持鉢,入城乞食,到火姓達賴殊婆羅門家。爾時,火姓達賴殊於中門前祀祠於火,佛來至門,達賴殊遙見佛來,而語之言:「住!住!旃陀羅!莫來至此。」

佛告之言:「汝識旃陀羅,知旃陀羅法不?」

婆羅門答言:「不識不知旃陀羅、旃陀羅法,汝識旃陀羅,知旃陀羅法耶?」

佛告之言:「我識旃陀羅,知旃陀羅法。」

婆羅門於坐處起,為佛敷座,而白佛言:「汝為我說旃陀羅法。」

爾時,世尊即坐其座,而說偈言:

「惡性喜瞋久嫌恨,  為人剛惡懷憍慢,
行於倒見及幻惑,  當知此是旃陀羅。
含忿嫉妬好惡欲,  難可調化無慚愧,
行如是者旃陀羅。  傷害胎生及卵生,
心無慈愍害生類,  傷殘毀害於四生,
當知是此旃陀羅。  若人齎物涉道路,
聚落空處有財寶,  悉能劫奪并害命,
行如是者旃陀羅。  造行眾惡無悔恨,
是則名為旃陀羅。  捨自己妻及婬女,
邪姦他婦無所避,  如是亦名旃陀羅。
於己種姓及親友,  如是之處造邪惡,
不擇好惡而姦婬,  是亦名為旃陀羅。
以理問義為倒說,  如是亦名旃陀羅。
自歎己德毀呰他,  貪著我慢下賤行,
如是亦名旃陀羅。  橫加誹謗極愚癡,
為小利故生誹謗,  如是亦名旃陀羅。
自己有過推與他,  專行欺誑謗毀人,
如是亦名旃陀羅。  多有財寶饒親族,
自食好美與他惡,  如是亦名旃陀羅。
己到他家得美食,  他若來時與麁惡,
如是亦名旃陀羅。  父母衰老離盛壯,
而不孝順加供養,  如是亦名旃陀羅。
父母兄弟及姊妹,  罵詈惡口無遜弟,
如是亦名旃陀羅。  沙門及與婆羅門,
中時垂至不施與,  更加罵詈而瞋恚,
如是亦名旃陀羅。  沙門及與婆羅門,
貧窮乞匃請向家,  不與飲食亦不施,
如是亦名旃陀羅。  毀罵於佛及聲聞,
出家在家加毀罵,  如是亦名旃陀羅。
竟非羅漢詐稱是,  於天人中為殘賊,
生於大家婆羅門,  韋陀典籍悉通利,
數數造作諸惡業,  種姓不能遮謗毀,
亦不能遮地獄報,  現前為人所罵辱,
未來之世墮惡趣,  生旃陀羅須陀延。
得好名稱必不聞,  又得盛樂生梵處,
種姓不能遮梵處,  現在稱歎終生天。
我今為汝顯示說,  如是之事應當知,
種姓不是婆羅門,  種姓不是旃陀羅,
淨業得作婆羅門,  惡行得為旃陀羅。」

婆羅門聞是偈,讚言:「如是!如是!大精進!實如所說,大牟尼!不以種姓是婆羅門,不以種姓旃陀羅。善能修行是婆羅門,作惡行者旃陀羅。」婆羅門聞是偈已,歡喜信解,盛滿鉢飲食,持以奉佛,佛不為受。何以故?以是說法食故。婆羅門白佛言:「此食當以施誰?」

佛言:「我不見沙門、婆羅門、若天、若魔、若梵,能消此食者,無有是處。當以此食著淨無虫水中。」

婆羅門即以此食著無虫水中,烟炎俱起,滑滑大聲。爾時,婆羅門生未曾有想,佛世尊尚於食所,出大神足。婆羅門還至佛所,白佛言:「唯願世尊聽我出家,得及道次。」

佛言:「善來比丘!鬚髮自落,法服著身。」即得具戒,如出家法,於空靜處,獨己精修。所以族姓子剃除鬚髮,被服法衣者,為正修無上梵行故。族姓子梵行已立,所作已辦,不受後有,成阿羅漢,得解脫樂。而說偈言:

「我昔迷正真,  愚惑造邪行,
不識清淨道,  又不知死路。
妄想生橫計,  劬勞承奉火,
空為虛妄事,  徒損無所獲。
今遇天中天,  黑闇蒙惠光,
獲得樂中樂。  具戒得三明,
於佛教法中,  所作皆已訖。
本雖婆羅門,  實是旃陀羅,
今日真實是,  淨行婆羅門,
遠離於淤泥,  淨自澡浴已,
過韋陀彼岸。」

別譯雜阿含經卷第十三

(自極慢已下十一經,皆丹藏所無,於大本經中亦無同本異譯者。然其文相不異,當經前後。則丹藏無者,脫之耳。故此仍之。 癸卯歲高麗國大藏都監奉勅彫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