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281(二八一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時有一天,光顏晃曜,赫然甚明,遍于祇洹,來詣佛所,頂禮佛足,退坐一面,而說偈言:

「云何生為人,  如見極明了,
集諸財寶利,  多少義云何?」
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
「先學眾技能,  次集諸財寶,
集財為四分,  一分供衣食,
二分營作事,  一分俟匱乏。
種田是初業,  商估是為次,
蕃息養牛群,  羔并六畜。
復有諸子息,  各為求妻婦,
出女并姊妹,  及六畜家法,
調和得利樂,  不和得苦惱。
作事令終訖,  終不中休廢,
智者善思惟,  深知於得失。
善解作不作,  財寶來趣己,
如河歸大海,  勤修於事業。
如蜂採眾華,  日日常增長,
晝夜聚財業,  如彼蜂增長。
財不寄老朽,  不與邊遠人,
惡人作鄙業,  勢力勝己者,
終不以財寶,  與如是等人。
與財為親厚,  債索時忿諍,
怪哉財義利,  失財失親友。
但如法聚財,  不應作非法,
丈夫如法作,  端嚴極熾盛。
既能自衣食,  又復惠施人,
調適不失度,  命終得生天。」

天復以偈讚曰:

「我昔已曾見,  婆羅門涅槃,
久棄捨嫌怖,  以度世間愛。」

爾時,此天說此偈已,歡喜還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