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282(二八二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佛告諸比丘:「乃往古昔,俱薩羅國有一善彈琴人,名俱[少/兔]羅,涉路而行。時有六天女各乘宮殿,陵虛而行。天等出宮,語此人言:『舅可為我彈奏清琴,我當歌舞。』時彈琴人覩其容貌,光明異常,生希有想。問言:『姊妹!作何功德,得生斯處?爾先為我說其先因,我當為爾彈奏清琴。』天女答曰:『汝今但當為我彈琴,我於歌中,自說往緣。』時俱[少/兔]羅於六天前即鼓琴,時,第一天女而說偈言:

「『諸能以上衣,  用施於他人,
 人中生尊勝,  處天如我今。
 身如真金聚,  光色甚凞怡,
 天女有數百,  我為最尊勝。
 施於所愛物,  其福勝如是。』

「第二天女復說偈言:

「『若以諸上味,  餚饍飲食施,
 生人為男女,  男女中最勝。
 若生於天上,  猶如我今日,
 以捨所愛故,  隨意受快樂。
 汝觀我宮殿,  乘空自在行,
 身如真金聚,  光顏甚殊妙。
 天女有數百,  我為最尊勝,
 施上味飲食,  獲勝報如是。』

「第三天女復說偈言:

「『若以勝妙香,  布施而修福,
 生人得尊勝,  處天如我身,
 以捨所愛故,  隨意受快樂。
 汝觀我宮殿,  乘空自在行,
 身如真金聚,  光顏甚殊妙。
 天女有數百,  我為最尊勝,
 以施勝香故,  獲報得如是。』

「第四天女復說偈言:

「『我本人中時,  孝事難舅姑,
 罵詈麁惡言,  我悉能忍受。
 是故於今者,  獲得此天身,
 以能孝順故,  隨意受快樂。
 汝觀我宮殿,  乘空自在行,
 身如真金聚,  光顏甚殊妙。
 天女有百數,  我為最尊勝,
 以能孝事故,  獲勝報如是。』

「第五天女復說偈言:

「『我於先身時,  屬人為婢使,
 奉侍於大家,  隨順不瞋戾,
 精勤不懈怠,  早起而晚臥。
 若於大家所,  得少飲食時,
 分施於沙門,  及與婆羅門,
 是故得天身,  隨意受快樂。
 汝觀我宮殿,  乘空自在行,
 身如真金聚,  光顏甚殊妙。
 天女數百中,  我最為尊勝,
 處賤修福田,  獲勝報如是。』

「第六天女復說偈言:

「『我於先身時,  得見於比丘,
 及以比丘尼,  生大歡喜心。
 彼教我精勤,  得聞彼說法,
 一日受齋法,  是故今生天。
 隨意受快樂,  汝觀我宮殿,
 乘空自在行,  身如真金色,
 光顏甚殊妙。  天女數百中,
 我為最尊勝。  汝今且觀我,
 以用善教故,  獲勝報如是。』

「時彈琴者復說偈言:

「『我今極善行,  可樂薩羅林,
 我今見天女,  晃曜如電光,
 見聞如斯事,  還歸造功德。』」

爾時,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