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29(二九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王舍城曼直林中。佛於初夜坐禪經行。初夜以訖,洗足入室,右脇著地,足足相累,繫心在明,作於起想。魔王波旬知佛心已,而作是念:「沙門瞿曇在王舍城曼直林中,於其初夜,坐禪經行。至中夜前,洗足入房,右脇著地,足足相累,繫心在明,作於起想。我今當往,而作壞亂。」爾時,魔王化作摩納,在如來前,而說偈言:

「云何無事務,  而作於睡眠?
安寢不[寤-吾+告]寤,  如似醉人眠。
人無財業者,  乃可自恣睡,
大有諸財業,  歡樂快睡眠。」

爾時,世尊知魔來嬈亂,而說偈言:

「我非無作睡,  亦非醉而眠。
我無世財故,  是以今睡眠,
我多得法財,  是以安睡眠。
我於睡眠中,  乃至出入息,
皆能有利益,  未甞有損減。
寤則無疑慮,  睡眠無所畏。
譬如有毒箭,  人射中其心,
數數受苦痛,  猶尚能得睡。
我毒箭已拔,  何故而不睡?」

魔聞是偈,作是念:「沙門瞿曇已知我心。」心懷憂惱,於即還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