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30(三〇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王舍城毘婆波世山七葉窟中。爾時,有一比丘名曰求[真/心],獨住仙山黑石窟中,處於閑靜,勤行精進,以不放逸,斷於我見,得時解脫,自身作證,復還退失。第二第三,乃至第六,亦還退失。比丘念言:「我今獨處,修行精進,六返退失,若更退失,以刀自割。」魔王波旬知佛在王舍城毘婆波世山七葉窟中,瞿曇弟子名曰求[真/心],亦在王舍城獨住仙山黑石窟中,勤行精進,心不放逸,得時解脫,自身作證。得已,退失,如是六返。爾時,魔王而作是念:「求[真/心]比丘若第七得,必自傷害,出魔境界。」作是念已,捉琉琴,往到佛所,扣琴作偈:

「大智大精進,  有大神通達,
於法得自在,  威光極熾盛。
汝聲聞弟子,  今將欲自害,
人中最上者,  汝今應遮斷。
云何樂汝法?  何故學他死?」

爾時,魔王說是偈已,佛告魔言:「波旬!汝今乃是諸放逸者之大親友,汝今所說自為說耳,乃不為彼比丘說也。」

爾時,世尊復說偈言:

「若人不怯弱,  堅修行精進,
恒樂於禪定,  晝夜修眾善。
乾竭愛欲使,  壞汝魔軍眾,
今捨後邊身,  永入於涅槃。」

爾時,魔王憂悲苦惱,失琉璃琴,愁毒悔恨,還本宮殿。

佛告諸比丘:「當共汝等詣仙人山求[真/心]比丘所。」佛將諸比丘詣求[真/心]所,見求[真/心]尸東猶如煙聚。佛告諸比丘:「汝等見此煙聚已不?」諸比丘言:「已見,世尊。」尸南西北亦如是聚。佛告比丘:「此是波旬隱形遶求[真/心]所,覓其心識。」佛告比丘:「求[真/心]比丘以入涅槃,無有神識,無所至方。」

爾時,魔王化形納,而說偈言:

「上下及四方,  推求求[真/心]識,
莫知所至方,  神識竟何趣?」

爾時,世尊告波旬言:「如此健夫,破汝軍眾,以入涅槃。」

佛說是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