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307(三〇七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王舍城迦蘭陀竹林。當于爾時,有六天子,本是外道六師徒黨,一名難勝,二名自在,三名顯現,四名決勝,五名時起,六名輕弄。此六天子咸於其夜,來詣佛所,在一面坐。斯諸天光倍勝於常,遍照祇洹,赫然大明。爾時,難勝即說偈言:

「可譏毀比丘,  四時自禁制,
見聞其住已,  是人離諸惡。」

自在天子復說偈言:

「苦行可譏毀,  撿攝於己身,
斷惡口忿諍,  苦樂同世尊,
於其法主所,  不造作眾惡。」

顯現天子復說偈言:

「斬截及傷害,  祠祀火燒等,
皆無善惡報,  迦葉之所說。」

決勝天子復說偈言:

「尼乾若提子,  常說如是言,
長夜修苦行,  斷除於妄語,
離羅漢不遠,  墮於世尊數。」

爾時,世尊以偈答言:

「從今令汝等,  獨己若多眾,
我觀皆鄙穢,  悉同於死尸,
云何以野干,  同彼師子王?
汝尊裸形眾,  極惡喜妄語,
如斯外道等,  彼去羅漢遠。」

時有天子復說偈言:

「作彼苦行者,  深為可譏毀,
雖處於閑靜,  徒為勞苦事。
願當擁護彼,  為其作教導,
必趣於色有,  生梵世歡喜。」

爾時,世尊復以偈答:

「世界所有色,  此處及他處,
并在虛空中,  有大光明者,
如是等一切,  悉入魔羂
譬如捕魚師,  以網掩眾魚。」

又有一天復說偈言:

「說有及欲過,  并諸癡幻惡,
一切悉斷除,  讚歎斷欲結。
應向彼禮拜,  供養以稱讚,
所以如是者,  彼即世尊故。」

有一天子復說偈言:

「說有及瞋過,  并諸癡幻惡,
一切悉斷除,  讚歎斷瞋結。
應向彼禮拜,  供養以讚歎,
所以如是者,  彼即世尊故。」

時一天子復說偈言:

「說有及癡過,  并諸癡幻惡,
一切悉斷除,  讚歎斷癡者。」

時一天子復說偈言:

「說有憍慢過,  并諸慢幻惡,
一切悉斷除,  讚歎斷憍慢。」

時一天子復說偈言:

「說有諸見過,  并諸見幻惡,
一切悉斷除,  讚歎斷見者。」

時一天子復說偈言:

「說有愛著過,  并諸愛幻惡,
一切悉斷除,  讚歎斷愛者。」

有一天子復說偈言:

「王舍城諸山,  毘富羅最上,
大地諸山中,  雪山王最上。
四方諸世界,  上下及四維,
一切天人中,  如來最為尊。」

時諸天子聞佛所說,各說偈已,歡喜頂禮,還于天宮。

因陀羅問壽  斷於一切結
說善稱長者  尸毘問共住
速疾問邊際  婆睺諮大喜

大喜毘忸問  般闍羅揵持
須深摩問第一  有外道問諸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