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31(三一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優樓比螺聚落尼連禪河菩提樹下,成佛未久。爾時,魔王而作是念:「佛在優樓比螺聚落尼連禪河菩提樹下,成佛未久。我當詣彼,伺求其便。」作是念已,往詣佛所,而說偈言:

「汝獨處閑靜,  閉默常寂然,
光顏顯神體,  諸根悉悅豫。
譬如失財者,  後還獲於財,
汝今翫禪寂,  歡喜亦如是。
既能遺國榮,  亦不悕名利,
何不與諸人,  而共為親友?」

爾時,世尊以偈答言:

「我久獲禪定,  其心常寂然,
破壞汝欲軍,  得於無上財。
我根恒恬豫,  心中得寂滅,
以壞汝欲軍,  修道情歡喜。
獨一離憒閙,  安用親友為?」

爾時,魔王復說偈言:

「汝已獲正道,  安隱向涅槃,
既以得妙法,  宜常戢在懷,
誠應獨了知,  何以教眾人?」

爾時,世尊復說偈言:

「人不屬魔者,  諮吾彼岸法,
我為正分別,  諦實得盡滅,
止心不放逸,  魔不得其便。」

爾時,魔王復說偈言:

「譬如白石山,  其色類脂膏,
群鳥不別知,  飛來而噏食。
既不得其味,  [口*(隹/乃)]傷而虛還,
我今亦如是,  徒來無所為。」

爾時,魔王說是偈已,憂愁苦惱,極生悔恨,向一空處,蹲踞獨坐,以箭畫地,思作方計。時,魔三女:一名極愛,二名悅彼,三名適意。時,魔三女往至魔邊,向父說偈:

「父今名丈夫,  何以懷憂愁?
我當以欲羂,  羂彼如捕鳥,
將來至父所,  使父得自在。」

爾時,魔王說偈答言:

「彼人善斷欲,  不可以欲牽,
已過魔境界,  是故我懷憂。」

彼魔三女化其形容,極為端嚴,往至佛所,即禮佛足,在一面立。三女同聲,俱白佛言:「我故來供養,與佛策使。」爾時,世尊無上斷愛,了不顧視,第二第三,亦作是語,佛不觀察。

時,魔三女退在一處,自共議論:「男子之法,所好各異,或愛小者,或愛中者,或愛大者。」即時一女,化作六百女人,或作小女,或作童女,或作未嫁女,或作已嫁女,或作已產女,或作未產女,化作如是眾多女已,俱往佛所,白佛言:「世尊!我等今來供養世尊,為其策使,給侍手足。」佛不觀察,第二第三,亦如是說,都不顧視。

時,魔女等復退一處,更共語言:「此必得無上斷愛欲解脫故,若不爾者,應見我等狂亂吐血,或能心裂。我等當往其所,以偈問難。」魔女極愛以偈問曰:

「端拱樹下坐,  閑靜獨思惟,
為失於財寶,  為欲求大財?
城邑聚落中,  都無愛著心,
何不與眾人,  而共作親友?」

爾時,世尊說偈答言:

「我以得大財,  心中得寂滅,
我壞愛欲軍,  妙色都不著。
獨處而坐禪,  最受第一樂,
以是因緣故,  都不求親友。」

魔女適意復說偈言:

「比丘住何處,  能度五駛流,
六駛流亦過?  入何禪定中,
得度大欲岸,  永離有攝縛?」

爾時,世尊復說偈言:

「身獲柔軟樂,  心得善解脫,
心離於諸業,  意不復退轉。
得斷覺觀法,  得離瞋愛掉,
得住此處住,  能度五駛流。
并度第六者,  作如是坐禪,
能度大欲結,  并離有攝流。」

魔女悅彼復說偈言:

「已斷於愛結,  離眾所著處,
多欲度駛流,  多欲度死岸,
唯有黠慧者,  能度如斯難。」

爾時,世尊復說偈言:

「大精進濟拔,  如來正法度,
如法得度脫,  智者莫不欣。」

三女不果所願,還至父所。爾時,魔王呵責三女,因說偈言:

「三女占壞彼,  形容猶如電,
向彼大精進,  如風吹兜羅。
爪以欲壞山,  齒齚於鐵丸,
嬰愚以藕絲,  欲懸於太山。
佛已度眾著,  欲共彼講論,
羂摾欲捕風,  欲下虛空月。
以手掬大海,  望欲得乾竭,
佛已離諸著,  欲往共講論。
舉脚度須彌,  大海中覓地,
佛已出諸著,  而往共講論。」

魔王憂愁悔恨,於即滅沒,還于天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