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319(三一九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白山。爾時,尊者象護為佛侍者。於時世尊夜中經行,天降微雨,電光晃曜。時天帝釋即便化作琉璃寶堂,以覆佛上,作是事已,來詣佛所,頂禮佛足,如來經行,猶未休止。時彼國人若小兒啼泣,不時止者,輒以薄俱羅鬼而以恐之。然諸佛常法,師不入室,弟子不得在前入房,而先眠睡。爾時,象護作是心念:「今夜既久,世尊不眠,我當作薄俱羅鬼,恐其令眠。」作斯念已,尋便反被,俱執至經行道頭,而語佛言:「沙門!沙門!薄俱羅鬼來。」

爾時,佛告象護:「汝甚愚癡,以薄俱羅鬼恐怖於我,汝寧不知如來久斷驚懼、毛竪、一切畏耶?」

時釋提桓因見聞是已,白佛言:「世尊!佛法之中亦有如是出家人也。」

佛告天帝:「憍尸迦!瞿曇種姓極為寬廓,多所容納,如是之人,不久亦當得清淨法。」
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
「若於自己法,  具行婆羅門,
到于彼岸者,  盡諸有結漏。
若於自己法,  具行婆羅門,
名到于彼岸,  觀諸受滅沒。
若於自己法,  具行婆羅門,
到于彼岸者,  觀因之盡沒。
若於自己法,  具行婆羅門,
能度于彼岸,  觀結使寂滅。
若於自己法,  具行婆羅門,
度于彼岸者,  觀生老病死。
若於自己法,  具行婆羅門,
度于彼岸者,  能度毘舍闍,
薄俱羅彼岸。」

爾時,帝釋聞佛所說,歡喜頂禮,還于天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