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321(三二一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摩竭提國富那婆修夜叉母宮。佛於其夜,在彼宮宿,其子夜叉婆修,及女優怛羅,夜中啼泣。其母爾時慰撫男女,欲令不啼,即說偈言:

「富那婆修,  及優怛羅,  汝等今者,
宜止啼聲。  佛之世雄,  所說法要,
使我得聞,  非父非母,  能脫苦惱。
唯有世尊,  善巧說法,  能令聞者,
永離諸苦。  一切眾生,  隨於欲流,
沒生死海,  我欲聽法,  斷斯欲流。
富那婆修,  及優怛羅,  是故汝等,
宜應默然。」

時富那婆修,即說偈言:

「我今隨母教,  更不生音聲,
小妹優怛羅,  爾今亦默然,
願聽彼沙門,  說於微妙法。
佛於摩竭提,  人中最為上,
廣為諸眾生,  演說斷苦法。
說苦能生苦,  說苦出要道,
說賢聖八道,  安隱趣涅槃。
善哉聞沙門,  所說法之要。」

母以偈答:

「汝是知見者,  所說稱我心,
汝善讚歎彼,  世間之導師。
以汝等默故,  令我見四諦,
優怛羅後時,  亦當見四諦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