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322(三二二)

如是我聞:

一時佛遊摩竭提國,至摩尼行夜叉宮。時摩尼行夜叉共諸夜叉,不在己宮,集於餘處。有一女人,持好香華,并齎美酒,來至於此夜叉宮中。爾時,世尊處彼宮坐,諸根寂定。時此女人見於如來,在宮中坐,顏色悅豫,志意湛然,諸根寂定,得上調心,譬如金樓。見斯事已,即生此念:「我於今者,便為現見摩尼行夜叉。」時此女人前禮佛足,而說偈言:

「汝實應供養,  請與我所願,
使汝得賢善,  此摩竭提人,
咸從汝求願,  汝常稱其心,
能與福慶祐。  汝今稱我願,
令我現在樂,  來世得生天。」
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
「汝慎莫放逸,  而生於憍慢,
常當樂信戒,  汝當自化度。
請求摩尼行,  彼將何所為?
未若汝自修,  生天之業緣。」

時彼女人聞斯偈已,復作是念:「彼必不是摩尼夜叉,乃是瞿曇沙門。」即此女人尋以香花、酒瓶,屏於一處,頂禮佛足,合掌向佛,而說偈言:

「云何能獲得,  現樂後生天?
趣向於何事,  能得受快樂?
當作何業行?  我今問瞿曇,
云何今得樂,  命終得生天?」
「施與調諸根,  能生於快樂,
正見賢善俱,  親近於沙門,
正命自活者,  何用生于彼,
三十三天中,  彼即苦羅網。
汝除於欲愛,  至心聽我說,
我今當為汝,  說無塵垢法,
汝諸夜叉眾,  善哉聽甘露。」

爾時,世尊即為說法,示教利喜,如諸佛法,說施論、戒論、生天之論,欲為不淨,出世為要。佛知其心,志意調順,為說四諦苦集滅道。女人意聰,聞法信悟,如新淨[疊*毛],易受染色,即於座上見四聖諦法,知法逮得於法,盡法崖底,斷於疑網,渡疑彼岸,不隨於他,即起禮佛,合掌而言:「世尊!我已得出,我已得出,我盡形壽歸依三寶,成就不殺。」

時此女人聞法歡喜,頂禮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