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323(三二三)

如是我聞:

一時佛遊摩竭提國,至箭毛夜叉宮,於夜止宿。時箭毛夜叉與諸夜叉餘處聚會,不在宮中。時箭毛同伴其名為炙,此炙夜叉見佛在於箭毛舍中,詣箭毛夜叉所,而語之言:「汝得大利,如來、至真、等正覺今在汝宮,於中止宿。」

箭毛夜叉言:「彼云何在我宮宿?」

時夜叉復語之言:「彼雖人類,實是如來、至真、等正覺。」

箭毛復言:「我今還宮,足自別知,為是如來、至真、等正覺?為非是耶?」箭毛夜叉聚會既訖,尋還己宮,以身欲觸佛,佛身轉遠,即問佛言:「沙門!今者為驚懼耶?」

佛言:「我不畏,汝觸極惡。」

箭毛復言:「沙門!我今問難,汝若解釋,甚善無量;若不答我,當破汝心,令熱沸血從面而出,又拔汝膊,擲置婆耆河岸。」

言:「我不見世間若天、魔、梵、沙門、婆羅門,有能令我心意顛倒,破我之心,面出沸血,能拔我膊,擲置于彼婆耆岸者。」

爾時,箭毛即說偈言:

「貪欲瞋恚,  以何為本?  樂及不樂,
怖畏毛竪,  為是何耶?  彼意覺者,
住在何處?  孾孩小兒,  云何生便,
知捉於乳?」
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
「愛從以我生,  如尼拘陀樹,
欲愛隨所著,  亦如摩樓多,
纏縛尼拘樹。  夜叉應當知,
若知其根本,  必能捨棄離。
彼根本者,  能度生死海,
度於有駛流,  更不受後有。」

時箭毛夜叉聞佛所說,心開意解,歡喜踊躍,即受三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