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324(三二四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優婆夷有一男兒,受持八戒,於戒有缺,以犯戒故,鬼著而狂。時優婆夷即說偈言:

「十四十五日,  及以月八日,
如來神足月,  清淨持八戒。
修行不缺減,  鬼神不擾亂,
我從羅漢所,  得聞如是事。」

時有夜叉而說偈言:

「十四十五日,  及以月八日,
神足月齋日,  持戒不毀缺,
具受八支齋,  鬼神不擾亂。
汝於羅漢所,  所聞皆稱實。
我今必當放。」  夜叉作是語:
「毀戒鬼擾弄,  若有所毀缺,
現在鬼神惱,  將來獲惡果。
受戒如執刀,  急緩俱能傷,
智者須菩提,  得中則無害,
不持法沙門,  後受地獄苦。
如彼拙用刀,  必傷於其手,
善捉者不傷,  能護沙門法,
後必得涅槃。」  夜叉捉兒竟,
捉已尋復放。  時彼優婆夷,
尋語其子言:  「汝今當聽我,
夜叉之所說,  諸有遲緩業,
梵行不清淨,  邪命并諂曲,
彼不成大果。  譬如拙用刀,
必自傷害手,  善持沙門法,
後必近涅槃,  如似善捉刀,
不自傷其手。」

爾時,優婆夷為子種種說是法已,其子尋即生於厭惡,既厭惡已,便求出家,剃除鬚髮,即著法服,年少出家,不能深樂出家之法,以不樂故,便還歸家。

時優婆夷遙見子來,舉手大喚,而說偈言:

「舍既被燒,  烟炎熾盛,  善出諸物,
何以復來,  而欲入火?  舍既焚燒,
熾盛,  何緣復來,  欲被燒害?」

爾時,其子復說偈言:

「一切世人死,  必應悲號哭,
現在若不見,  亦復應啼泣,
母今以何故,  如彼餓鬼哭?」

其母復說偈言:

「汝以先捨欲,  出家為沙門。
汝今欲還家,  恐為魔所縛。
我今以是故,  是以哭於汝。」
時優婆夷,  如是種種,  呵責其子,
使生厭惡。

爾時,其子即向阿練若處,精勤修道,晝夜不廢,獲阿羅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