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325(三二五)

如是我聞:

一時佛遊摩竭提國,往至於彼曠野夜叉所住之宮,於夜止宿。時彼夜叉與諸夜叉餘處聚會,不在己宮。時有夜叉名曰驢駒,見於如來在曠野宮宿,即往於彼曠野鬼所,而語之言:「汝獲大利,如來、至真、等正覺在汝宮宿。」

曠野答言:「彼人云何在我宮宿?」

時驢駒夜叉復語之言:「雖是人類,實是如來、至真、等正覺。」

曠野復言:「汝審真實,是如來、至真、等正覺?為非是耶?」爾時,曠野聚會已訖,還於己宮,既見佛已,而作是言:「出去!沙門。」如來爾時以彼住處故,隨語出。復語佛言:「沙門還入。」佛斷我慢,復隨語入。第二第三,語佛出入,佛悉隨之。第四亦言:「沙門出去。」佛言:「汝已三請,我於今者,不為汝出。」

曠野即言:「我欲問難,汝若解釋,當聽汝坐;若不答我,當令汝心意倒錯,又破汝心,使熱沸血從面而出,挽汝之膊,擲置婆耆河岸。」

佛言:「不見世間若天、若魔、若梵、沙門、婆羅門,有能以我如汝語者。汝欲問者,隨汝所問。」

時曠野鬼即說偈言:

「一切財寶中,  何者最為勝?
修行何善行,  能招於樂報?
於諸美味中,  何者最為勝?
於諸壽命中,  何者壽命勝?」
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
「於諸人中財,  信財第一勝。
修行於法者,  能得於快樂。
實語最美味,  智慧壽命勝。」

時曠野夜叉復說偈言:

「誰渡於駛流?  誰渡於大海?
誰能捨離苦?  誰得於清淨?」
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
「信能渡駛流,  不放逸渡海,
精進能離苦,  智慧能清淨。」

曠野夜叉復說偈言:

「云何能得信?  云何能得財?
云何得名稱?  云何得善友?」

爾時,世尊復以偈言:

「阿羅漢得信,  行法得涅槃,
順行所應作,  精勤能聚財。
實語名遠聞,  廣施得親友,
汝可廣請問,  沙門婆羅門,
誰邊得實語?  離我誰有法?
九十六種道,  汝觀察諦問,
誰法有不害,  能具調順者?」

爾時,曠野復說偈言:

「何須更問彼?  沙門婆羅門,
大精進顯示,  善分別說法。
我今念汝恩,  由汝示我故,
令我今得見,  無上大商主。
我從於今日,  隨所行來處,
城邑及聚落,  常當歸命佛,
顯示於正法。」

時曠野夜叉聞佛所說,歡喜踊躍,歸依三寶,并受禁戒為佛弟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