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328(三二八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王舍城迦蘭陀竹林。時二夜叉:一名七岳,二名雪山。此二夜叉共為親友,而作誓言:「若汝宮中有妙寶出,當語於我;若我宮中有妙寶出,亦當語汝。」時雪山夜叉宮中,有千葉蓮花,大如車輪,紺瑠璃莖,金剛為鬚。雪山夜叉覩斯事已,即便遣使語彼七岳言:「我宮中有是異物,汝可來觀。」

時,七岳夜叉聞是語已,即作心念:「如來世尊近在不遠,可使詣雪山夜叉所言,我當必詣彼,往看寶華。」作是念已,即復遣使言:「我此中有如來、至真、等正覺,在此現形,汝宮雖有如是寶華,為何所益?」

爾時,雪山夜叉聞其使語,侍從五百夜叉,往詣于彼七岳夜叉所止宮中。雪山夜叉向於七岳而說偈言:

「十五日夜月,  圓足極淨明,
聞命將徒眾,  今故來相造,
應當親近誰?  誰是汝羅漢?」

七岳夜叉說偈答曰:

「如來世所尊,  王舍城最上,
說於四諦法,  斷除一切苦。
說苦從因生,  能生苦名習,
賢聖八正道,  趣向於寂滅。
彼是我羅漢,  汝當親近之。」

雪山夜叉復說偈言:

「普於群生類,  若有慈等心,
於愛不愛覺,  為得自在不?」

七岳夜叉復以偈答:

「心意極調柔,  於諸群萠類,
了知一切法,  為世大導師,
於愛不愛覺,  心皆得自在。」

雪山夜叉復說偈言:

「若能真實語,  終不虛妄言,
慈愍眾生類,  除斷於殺生,
遠離於放逸,  於禪而不空。」

七岳夜叉復說偈言:

「終不虛妄語,  遠離於殺害,
常捨諸放逸,  佛無不定時。」

雪山夜叉復說偈言:

「若不著於欲,  心無諸擾亂,
為有法眼耶?  盡於愚癡不?
能捨諸煩惱,  得於解脫不?」

七岳夜叉復以偈答:

「超出欲淤泥,  心淨無擾亂,
法眼甚清徹,  得盡於愚癡,
永離眾結使,  獲得於解脫。」

雪山夜叉復說偈言:

「誰無別離惱?  誰能不綺語?
誰見物不貪?  誰不生想見?」

七岳夜叉復以偈答:

「久斷愛別苦,  未曾無義言,
除捨貪欲心,  永無邪見想。」

雪山夜叉復說偈言:

「頗具於諸明,  戒行清淨不?
為能盡諸漏,  不受後有耶?」

七岳夜叉復以偈答:

「明行悉具足,  持戒行清淨,
久斷諸結漏,  永不受後有。」

雪山夜叉復說偈言:

「如來三業中,  頗具眾善行,
汝今得遵行,  讚歎真實法。」

七岳夜叉復以偈答:

「如來身口意,  具足眾善行,
明達悉充備,  我讚真實法。」

雪山夜叉復說偈言:

「牟尼天世雄,  [蹲-酋+(十/田/ㄙ)]如伊梨延,
少食不著味。  仙聖處林禪,
我等可共往,  禮敬瞿曇尊。」

爾時,七岳夜叉共雪山等,將千夜叉同時俱往,既到佛所,各整衣服,合掌敬禮,而說偈言:

「婆伽婆世雄,  佛陀兩足尊,
諸天所不知,  具眼悉明了。」

爾時,雪山、七岳等說此偈已,在一面坐。雪山夜叉以偈問佛:

「云何苦出要?  云何捨離苦?
世尊為我說,  苦於何處盡?」
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
「五欲意第六,  於此處離欲,
解脫於諸苦,  斯是苦出要。
如斯解脫苦,  即於苦處滅。
汝今問於我,  為汝如是說。」

雪山夜叉復以偈問:

「云何池流迴?  何處無安立?
苦樂於何處,  滅盡無有餘?」
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
「眼耳鼻舌身,  意根為第六,
此處池流迴,  此無安立處。
名色不起轉,  此處得盡滅。」

雪山夜叉復以偈問:

「云何世間生?  云何得和聚?
幾為世間受?  幾事為苦求?」
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
「世間從六生,  因六得和集,
從六生於受,  六事恒苦求。」

雪山夜叉復以偈問:

「云何修善法,  晝夜不懈怠?
云何度駛流,  無有安足處,
亦無所攀緣,  處深不沈沒?」
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
「一切戒無犯,  智慧具禪定,
思惟眾過患,  具足於念力。
此能度難度,  遠離欲和合,
捨諸有結使,  盡於歡喜有。
如是人名為,  處深不沈沒。」

雪山夜叉復以偈問:

「誰度於駛流?  孰能越大海?
誰能捨於苦?  云何得清淨?」

爾時,世尊以偈答曰:

「信能度駛流,  不放逸越海,
精進能捨苦,  智慧能使淨。
汝詣諸沙門,  及諸婆羅門,
各各種別問,  誰有知法者?
誰能說實捨?  離我誰能說?」

雪山夜叉復以偈問:

「我今聞佛說,  疑網皆已除,
何須種別問,  沙門婆羅門?
世雄善顯示,  具實分別說,
七岳恩深重,  能使我得見。
無上大導師,  我今所至處,
城邑及聚落,  在在并處處,
日夜常歸依,  如來三佛陀,
法中之正法。」  一千諸夜叉,
心各懷踊躍,  皆合掌向佛,
咸求為弟子,  歸依佛世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