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329(三二九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王舍城迦蘭陀竹林。爾時,尊者舍利弗、大目犍連在靈鷲山。時舍利弗新剃髮竟,晨朝早起,正身端坐,以衣覆頭。當于彼時,有二夜叉:一名為害,二名復害。爾時,復害見舍利弗,語為害言:「我於今者,欲以拳打剃頭沙門。」

為害答言:「而此比丘有大神德,汝勿為此,長夜受苦。」第二第三,亦如是諫。復害故欲以拳打舍利弗,以不用其所諫曉故,乃至以身躬自抱捉。

爾時,復害惡心熾盛,雖聞他諫,乃至抱捉,都不從順。即以拳打舍利弗頭,既打之已,復害夜叉語為害言:「今打比丘,便為燒煮於我,汝今應當救拔於我。」作是語時,地自開裂,現身陷入無間地獄。

爾時,尊者大目連去舍利弗坐處不遠,坐一樹下,尋聞打於舍利弗聲,往詣尊者舍利弗所,而語之言:「不能堪忍受如是苦,將無驚怖,散壞身耶?」

舍利弗言:「我身忍受,都無苦痛,亦不散壞。」

尊者即讚歎言:「實有神德,假令復害以手打彼耆闍崛山,猶當碎壞,而舍利弗都無異相。」

斯二尊者作是語時,爾時,世尊晝在房坐,以淨天耳遙聞其言,即說偈言:

「正心如大山,  安住無動搖,
諸所可染著,  染不染著法,
遠離於愛樂。  所謂愛樂者,
即是塵欲法。  若來加惱觸,
不報惱觸者,  是名不惱觸。
若如是修心,  終不受於苦。」

爾時,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因陀羅、釋迦、崛白山、賓迦羅、富那婆修、曼遮尼羅、箭毛、受齋、曠野及雄、淨、七岳并雪山。害及於無害。是名第十四

別譯雜阿含經卷第十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