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330(三三〇)

 

別譯雜阿含經卷第十六(丹本第十七卷初准)

爾時,世尊在毘舍離獼猴陂岸大講堂中。時有四十波利蛇迦比丘皆阿練若,著糞掃衣,盡行乞食,悉在學地,未離欲法,咸至佛所,頂禮佛足,在一面坐。

爾時,世尊作是念:「此諸比丘皆阿練若,著糞掃衣,盡行乞食,悉是學人,未斷諸結,吾當為彼,如應說法,令諸比丘不起于坐,心得解悟,盡諸結漏。」

佛告之曰:「比丘當知,生死長遠,無有邊際,無有能知其根源者,一切眾生皆為無明之所覆蓋,愛結所使,纏繫其頸,生死長途,流轉無窮,過去億苦無能知者,譬如恒河流入四海。我今問汝:汝處生死,所出血多?為恒河多?」

時諸比丘白佛言:「世尊!如我解佛所說義者,我處生死,身所出血,多彼恒河四大海水。」

佛告諸比丘:「善哉!善哉!汝從往世所受象身,為他截鼻、截耳,或時截足,鐵鉤[邱-丘+(卯/亞)]頭,及以斬項,所出之血,無量無邊。又受牛、馬、騾、驢、駱駝、猪、雞、犬、豕,種種禽獸,如受雞形,截其羽翼,及其項足,身所出血,是諸禽獸,各被割截,所出之血,不可計量。」復告諸比丘:「色為是常?是無常乎?」

諸比丘白佛言:「世尊!色是無常。」

佛復問言:「色若無常,為當是苦?為非苦乎?」

比丘對曰:「無常故苦。」

復告言:「若無常苦是敗壞法,於此法中,賢聖弟子計有我,及我所不?」

比丘對曰:「不也。世尊!」

佛復告曰:「受、想、行、識為是常耶?為無常乎?」

丘對曰:「斯皆無常。」

佛復問言:「若是無常,為是苦耶?為非苦耶?」

比丘對曰:「無常故苦。」

佛又問言:「若無常苦是敗壞法,賢聖弟子寧計是中我、我所不?」

比丘對曰:「不也。世尊!」

佛告比丘:「善哉!善哉!色是無常,無常故即無我,若無有我,則無我所,如是知實正慧觀察,受、想、行、識亦復如是。是故比丘,若有是色,乃至少時,過去、未來、現在,若內、若外,若近、若遠,此盡無我,及以我所,如是稱實正見所見。若受、想,若行、若識,若多、若少,若內、若外,若近、若遠,過去、未來、現在,都無有我,亦無我所,如實知見。賢聖弟子見是事已,即名多聞。於色厭惡,受、想、行、識亦生厭惡,以厭惡故得離欲,得離欲故,則解脫。得解脫故,則解脫知見。若得解脫知見,即知我生已盡,梵行已立,所作已辦,更不受有。」

佛說是時,四十波利蛇迦比丘不受後有,心得解脫。

時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