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351(三五一)

爾時,眾多比丘在俱薩羅園竹林中夏坐安居。彼園林中,有天神住,天神愁念,而作是言:「今僧自恣,月十五日已復欲去。」

更有天神即問之言:「汝今何故愁憂如是?」即說偈言:

「天神汝今者,  何以懷愁憂?
淨戒諸比丘,  今日當自恣,
得遇如是事,  宜應自欣悅。」

彼林天神以偈答曰:

「我亦知彼等,  今日當自恣,
非是無慚愧,  同諸外道等。
斯等皆精懃,  具有慚愧者,
收斂衣鉢已,  自恣各散去。
比丘既散已,  此林空無人,
更無所聞見,  是故我愁憂。」

時諸比丘既自恣已,各散出林,還其所止。爾時,天神見其四散,心懷憂慘,即說偈言:

「諸比丘去已,  但見遊居處,
牟尼諸弟子,  多聞有知見,
善能具分別,  種種清淨說。
如斯持法人,  今者安所詣?」

時餘天神復說偈言:

「此諸比丘等,  四散道不同,
有向摩竭提,  或有詣跋耆,
亦復有向彼,  毘舍離國者。
此阿練若處,  集會諸比丘,
譬如野鳥鹿,  栖止無恒所。
此諸比丘等,  捨於緣務,
常求空閑處,  靜坐得安樂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