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352(三五二)

有一比丘,從俱薩羅國,詣俱薩羅林,於中止住,晝日睡眠。時彼林中,有天神作是念言:「今此比丘處林而睡,甚非所宜,非沙門法,污辱此林。我於今者,當覺悟之。」作是念已,即往其所,[口*磬]咳彈指,而說偈言:

「咄比丘汝起,  無得嗜睡眠,
如是睡眠者,  竟有何義利?
身遭極重病,  云何而安眠?
毒箭中汝心,  求拔云何眠?
汝既能出家,  捨離眾緣務,
當滿本願求,  勿為睡所覆。
[夢-夕+登]瞢無覺了,  失於昔所願,
欲體性無常,  掉動不停住,
眴息不可保,  凡夫愚惑著。
汝今已出家,  離於在家縛,
云何離縛已,  而復樂眠睡?
若未斷愛欲,  其心未解脫,
未得最上智,  不具斯事者,
不名為出家。  云何安睡眠,
欲稱出家法?  應當勤精進,
晝夜不懈惓,  堅固求涅槃。
所求既未獲,  出家為何眠?
慧識却無明,  盡於諸漏結,
善調於心行,  獲最後邊身,
能具如上事,  乃可安眠睡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