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358(三五八)

爾時,復有一比丘,在俱薩羅國,依止彼林,眼視不明,請醫占之。醫語之言:「比丘!若能嗅蓮華香,眼還得明。」彼比丘即信其言,又語之曰:「我於何處得斯蓮花?」醫即答言:「汝若欲得蓮花香者,當詣蓮花池所。」時彼比丘即用其言,至彼池所,端坐嗅香。爾時,天神見其如是,即說偈言:

「池中所生華,  香氣甚馝馥,
汝都不見主,  云何偷花香?
而汝於今者,  真實得名盜,
大仙汝何故,  而盜於彼香?」

比丘說偈答言:

「天神汝當知,  蓮華生池中,
我不傷根莖,  亦不偷盜取,
但遠嗅香氣。  以何因緣故,
名為偷香者?  我不受此語。」

天神復說偈言:

「池中有香花,  不問其主取,
檀越不施與,  世人名為盜。
大仙汝偷香,  一向成盜罪。」

時有一人來入此池,以鎌芟截蓮花根葉,重負而去。比丘見已,復說偈言:

「斯人入池中,  斬拔花根子,
狼籍而踐蹈,  重擔而齎歸。
何故不遮彼,  語言汝盜取?」

天神說偈答言:

「彼人入池者,  恒作於惡業,
譬如乳兒母,  而著於黑衣,
雖有諸唌唾,  都不見污辱。
汝如白淨衣,  易受其點污,
是故止制汝,  不能遮于彼。
惡人如衣黑,  造惡不譏呵;
鮮白上有點,  猶如蠅脚等,
世人皆共見。  設諸賢智人,
有少微細過,  其喻亦如是,
珂貝上黑點,  人皆遠見之。
若斷結使者,  諸業皆潔淨,
有如毛髮惡,  人見如丘山。」

比丘復說偈言:

「天今利益我,  為欲拔濟故,
隨所見我處,  數數覺悟我。」

天神說偈答言:

「汝不以錢財,  而用市我得,
又不破他國,  虜掠見擒獲。
損益汝自知,  誰逐汝覺悟?
汝今應自忖,  諸有損益事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