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363(三六三)

爾時,復有眾多比丘在俱薩羅國,止住彼林。眾多比丘掉動不停,少於慚恥,輕躁佷戾,識念不定,心意惶惶,諸根馳散。爾時,天神作是念:「比丘之法不應如是,斯甚不善。我當為其說覺悟偈。」即說偈言:

「瞿曇諸弟子,  正命用自活,
乞食及住時,  常思於無常,
於彼住坐臥,  亦復思無常。
已自難將養,  佷戾心馳散,
譬如世俗人,  食訖皆睡眠,
棄於自己舍,  親近著他家。
如為人所迫,  強逼作沙門,
無實無信心,  亦不求出家,
強著僧伽梨,  如老牛駕犁。」

爾時,諸比丘即答之言:「今者汝欲譏我等耶?」天復說偈答言:

「我不見種姓,  亦不稱名字,
我今敬禮僧,  譏毀作過者,
若能住精進,  我今亦禮足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