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364(三六四)

爾時,憍薩羅國有一比丘,林中止住,與一長者共為親友。是時長者有一兒婦,年少端正,時,此比丘少共語言,眾人皆謗,謂為非法。是時比丘聞是語已,心中懊惱,欲向林中而自刑戮。天神念言:「彼比丘實無過患,於此林中,若自刑害,甚為非理。我當令其使得覺悟。」

時此天神即便化作彼兒婦形,至比丘所。比丘見已,即向化婦而說偈言:

「如市在四衢,  甚為寬博處,
唯有染污語,  三四人眾中,
親近生誹謗。  汝知是事已,
宜應速疾去,  勿得此間住。」

時化天神復說偈言:

「出家應忍受,  譏毀誹謗言,
謗語是不實,  不宜生愁惱。
空聲不著己,  但是虛妄語,
自省無過咎,  不應生惱苦。
聞謗而恐畏,  云何處深林?
譬如彼野鹿,  終身行不立,
能忍諸音聲,  善惡上中下,
有識之佳人,  成就具正行,
不以他語故,  得名賊牟尼。
汝今自審己,  既無諸過咎,
賢聖及諸天,  亦知汝無過。」

時化天神說是偈已,即於其處隱沒不現。彼時比丘晝夜精勤,心不懈息,斷除煩惱,得成羅漢。

別譯雜阿含經卷第十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