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37(三七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世尊晨朝時到,著衣持鉢,入城乞食。食已,洗足,攝坐具,詣得眼林中,遍觀察已,於閑靜處,在樹下,結加趺坐,住於天住。爾時,耆陀精舍中,有二比丘於僧斷事時,共生忿諍,一小默然忍,一瞋熾盛。彼熾盛者,自見過,而來歸向默忍比丘,求欲懺悔。默忍比丘,不受其懺。如是展轉,諸比丘等共相論說,出大音聲。

如來爾時住於天住,以淨天耳過於人耳,遙聞是聲,即從坐起,至於僧中,在於僧前,敷座而坐。佛告諸比丘:「我於今朝著衣持鉢,入城乞食,乃至來入林中靜坐,聞諸比丘高聲大喚,為作何事?」

爾時,比丘即白佛言:「世尊!耆陀精舍有二比丘僧斷事時,共生忿諍。一比丘者,小自默忍;其一比丘,熾盛多語。熾盛比丘,自知己過,歸誠懺悔,默忍比丘,不受其懺。展轉共道,出大音聲。」

佛告比丘:「云何愚癡,不受他懺?諸比丘!當知昔日釋提桓因在善法堂諸天眾中,而說偈言:

「『譬如用瓢器,  斟酥以益燈,
 火然轉熾盛,  反更燒瓢器。
 瞋心亦如是,  還自燒善根,
 我終不含怒,  瞋已尋復散。
 不如水流,  迴復無窮已,
 雖瞋不惡口,  不觸汝所諱。
 所諱如要脈,  我終不傷害,
 調伏於身已,  於己即有利。
 無瞋無害者,  彼即是賢聖,
 亦賢聖弟子,  常應親近之。
 諸有瞋恚者,  重障猶如山。
 若有瞋恚時,  能少禁制者,
 是名為善業,  如轡制惡馬。』」

佛告諸比丘:「釋提桓因處天王位,天中自在,尚能修忍,讚嘆忍者,況汝比丘,出家毀形,而當不忍讚嘆於忍?」

佛說是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