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38(三八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昔釋提桓因將諸天眾,將欲往與阿脩羅戰。時,釋提桓因語毘摩質多羅阿脩羅王言:『我等今者,不必苟須多將人眾,共相傷害,但共講論,以決勝負。』毘摩質多羅語釋提桓因言:『憍尸迦!我等講論,若有勝負,誰當分別?』釋提桓因言:『我等眾中,并阿修羅,亦有聰哲、智慧、辯才,能當善惡,決勝負者。』毘摩質多言:『帝釋汝今先說。』帝釋答言:『我亦能說;汝是舊天,應當先說。』

「毘摩質多即說偈言:

「『今我見忍過,  愚者謂忍法,
 彼怖故生忍,  便以己為勝。』

「釋提桓因復說偈言:

「『隨彼言怖畏,  己利最為勝,
 財寶及諸利,  無勝忍辱者。』

「毘摩質多羅復說偈言:

「『愚者無智慧,  要當須止制,
 譬如彼後牛,  騰陌先牛上,
 是故須刀杖,  摧伏於愚者。』

「釋提桓因以偈答言:

「『我觀止制愚,  默忍最為勝,
 極大瞋恚忿,  能忍彼自息。
 無瞋無害者,  彼即是賢聖,
 亦賢聖弟子,  常應親近之。
 諸有瞋恚者,  瞋重障如山。
 若有瞋恚時,  能少禁制者,
 是名為善業,  如轡制惡馬。』

「諸天及阿脩羅眾有智慧者,詳共評議,量其勝負。以阿脩羅說諍鬪為本,釋提桓因止息諍訟,心無忿競,以阿脩羅負,帝釋為勝。」

告諸比丘:「釋提桓因天中自在,長夜忍辱,讚忍辱法,汝等比丘,若能忍辱,讚嘆忍者,稱出家法。」

佛說是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