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39(三九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往昔之時,釋提桓因共阿脩羅將欲戰鬭,治嚴已辦。爾時,釋提桓因告諸天言:『我等諸天,若得勝者,必以五縛繫阿脩羅,將詣天宮。』時,阿脩羅亦勅己眾:『我等若勝,亦以五縛繫釋提桓因,詣阿脩羅宮。』爾時,諸天眾勝,即以五縛繫毘摩質多羅,將詣天宮。毘摩質多見帝釋時,瞋恚罵詈,極出惡言。帝釋爾時親聞罵聲,默不加報。爾時,御者摩得伽即說偈言:

「『釋脂之夫摩佉婆,  汝為怖畏無力耶?
 毘摩質多面前罵,  極出惡言云何忍?』

「爾時,帝釋說偈答言:

「『我不怖畏而生忍,  亦不以我無力故,
 而畏毘摩質多羅,  我以勝智自修忍。
 愚者淺識智無及,  而常諍訟心不息,
 若我以力用禁制,  與彼愚者同無異。』

「御者復說偈言:

「『孾愚若放縱,  轉劇不休息,
 如彼後行牛,  騰陌前牛上,
 健者為以力,  禁制彼愚者。』

「帝釋復說偈言:

「『我觀制禁愚,  莫過於忍默,
 瞋恚熾盛時,  唯忍最能制。
 愚者謂有力,  而實是無力,
 愚不識善惡,  無法可禁制。
 我身有勇力,  能忍愚劣者,
 是名第一忍,  忍中之善者。
 微者於有力,  不得不行者,
 是名怖畏忍,  不名為實忍。
 威力得自在,  為他所毀罵,
 默然不加報,  是名為勝忍。
 微劣怖威力,  默然不能報,
 是名為怖畏,  不名為行忍。
 孾愚無智等,  惡害以加他,
 見他默然忍,  便以己為勝。
 賢聖有智者,  謂忍最為勝,
 是以聖賢眾,  恒讚忍功德。
 除己并與他,  滅除諸難畏,
 見他瞋恚盛,  但能行默忍。
 彼瞋自然滅,  不煩刀杖力,
 彼此得大利,  自利亦利他。
 愚者謂忍怯,  賢智之所讚,
 忍於勝己者,  怖畏患害故。
 若於等己諍,  畏俱害故忍,
 能忍卑劣者,  忍中最為上。』」

佛告諸比丘:「帝釋於三十三天最為自在,行於王法,尚能修忍,讚嘆於忍,況諸比丘,毀形入法,應當修忍,讚嘆於忍。若能修忍,及讚嘆者,是出家法。」

佛說是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