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42(四二)

如是我聞: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佛告諸比丘:「昔釋提桓因欲詣遊戲園,勅御者摩得梨:『汝嚴駕千馬車。』時,摩得梨駕車已訖,詣帝釋所,白帝釋言:『嚴駕已訖,宜知是時。』爾時,帝釋出毘禪延堂,合掌西向。時,御者摩得梨見是事已,亦生驚懼,失鞭及轡。帝釋語言:『汝見何事,驚怖乃爾?』摩得梨言:『摩佉釋脂之夫!我今見汝合掌西向,心懷懼,故致失鞭轡。一切有生,皆敬於汝。一切地主,盡屬於汝。四天王天及三十三天,皆禮敬汝。誰復有德,勝於汝者?叉手合掌,敬向西方。』帝釋答言『一切敬我,如汝所言。一切天人,所恭敬者,名之為僧,今我恭敬信向於僧。』爾時,摩得梨說偈問言:

「『人身膿汗滿,  劇於露死屍,
 恒患飢渴苦,  豈彼無家?
 汝今以何故,  極能恭敬彼?
 彼有何威儀,  及以道德行?
 願汝為我說,  我今至心聽。』

「爾時,釋提桓因即說偈言:

「『以彼無家故,  我實於彼,
 彼亦無庫藏,  倉庫及穀米。
 離諸眾事務,  節食諧全命,
 善護於禁戒,  辯說美妙法。
 勇健無怯心,  行聖默然法,
 諸天阿脩羅,  恒共有戰諍。
 一切諸人中,  悉各有忿競,
 今我所敬者,  悉皆離刀杖。
 一切皆積聚,  彼悉能遠離,
 世間所愛著,  彼心皆捨棄。
 我今敬禮者,  遠離一切過,
 摩得梨!汝今  應當知此事。』

「爾時,摩得梨復說偈言:

「『汝禮者最勝,  我亦隨恭敬,
 摩佉之所禮,  我今隨汝禮。』

「說是偈已,帝釋乘輿而去。」

佛告諸比丘:「彼帝釋者,處人天自在,尚能敬僧,況汝比丘,出家修道,各宜敬僧。」

佛說是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帝釋、摩訶離  以何因、夜叉
得眼、得善勝  縛繫及敬佛
敬法、禮僧十

別譯雜阿含經卷第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