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44(四四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「往昔之時,遠於聚落阿練若處,多有諸仙在中而住。離仙處不遠,有天阿脩羅,而共戰鬪。爾時,毘摩質多羅阿脩羅王著五種容飾,首戴天冠,捉摩尼拂,上戴華蓋,帶於寶劍,眾寶革屣,到仙人住處。行不由門,從壁而入,亦復不與諸仙言語,共相問訊,還從壁出。爾時,有一仙人而作是語:『毘摩質多羅等無恭敬心,不與諸仙問訊共語,從壁而出。』復有一仙而作是言:『阿脩羅等若當恭敬問訊諸仙,應勝諸天,今必不如。』有一仙問言:『此為是誰?』有一仙言:『此是毘摩質多阿脩羅王。』仙人復言:『阿脩羅法知見微淺,無有法教,無尊敬心,猶如農夫,諸天必勝,阿脩羅負。』

「爾時帝釋後到仙邊,即捨天王五種容飾,從門而入,慰勞諸仙,遍往觀察,語諸仙言:『盡各安隱,無諸惱耶?』問訊已訖,從門而出。復有一仙問言:『此為是誰?安慰問訊,周遍察行,然後乃出,甚有法教,容儀端正。』一仙答言:『此是帝釋。』有一仙言:『諸天極能敬順,為行調適,諸天必勝,阿脩羅負。』

「毘摩質多羅聞諸仙讚嘆諸天,毀呰阿脩羅,甚大瞋恚。諸仙聞已,往詣阿脩羅所,語言:『我等聞爾,甚大瞋忿。』即說偈言:

「『我等故自來,  欲乞索所願,
 施我等無畏,  莫復生瞋忿,
 我等若有過,  願教責數我。』

「毘摩質多以偈答言:

「『不施汝無畏,  汝等侵毀我,
 卑遜求帝釋,  於我生毀呰,
 汝等求無畏,  我當與汝畏。』

「爾時,諸仙以偈答言:

「『如人自造作,  自獲於果報,
 行善自獲善,  行惡惡自報。
 譬如下種子,  隨種得果報,
 汝今種苦子,  後必還自受。
 我今乞無畏,  逆與我怖畏,
 從今日已往,  使汝畏無盡。』

「諸仙面與阿脩羅語已,即乘虛去。毘摩質多羅即於其夜,夢與帝釋交兵共戰,生大驚怕,第二亦爾。第三夢時,帝釋軍眾,果來求戰。時,毘摩質多即共交兵,阿脩羅敗,帝釋逐進,至阿脩羅宮。爾時,帝釋種種戰諍既得勝已,詣諸仙所。諸仙在東,帝釋在西,相對而坐。時,有東風仙人向帝釋即說偈言:

「『我身久出家,  腋下有臭氣,
 風吹向汝去,  移避就南坐,
 如此諸臭氣,  諸天所不喜。』

「爾時,帝釋以偈答言:

「『集聚種種華,  以為首上鬘,
 香氣若干種,  能不生厭離。
 諸仙人出家,  氣如諸華鬘,
 我今頂戴受,  不以為厭患。』」

佛告諸比丘:「帝釋居天王位,長夜恭敬諸出家者,汝諸比丘,以信出家,亦應當作如是欽敬。」

佛說是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