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52(五二)

如是我聞:一時,佛在王舍城耆闍崛山中。爾時,王舍城有九十六種外道,各各祠祀。設有檀越,信心於外道遮勒者,言當先供養我師遮勒;若信外道婆羅婆寔者,亦言先當供養我師婆羅婆寔;若信外道乾陀者,咸言先與我師乾陀大嚫後與餘者;若信外道名三水者,言當供養我師三水;若信外道名老聲聞者,言先供養我師老聲聞;若信外道大聲聞者,亦言供養我師大聲聞;若信佛者,咸言應先供養我師如來及以眾僧。

釋提桓因作是念言:「今王舍城人生大邪見,佛僧在世,若生邪見,名為不善。」帝釋爾時尋自變身為老婆羅門,容貌端正,乘以白車,駕以白馬,諸摩納等圍遶右,向於寺場,當中直過。時,王舍城人咸作是念:「今老婆羅門先向何處,我等隨從。」爾時,帝釋知諸人等心之所念,迴車南旋,向靈鷲山。到諸乘駕所住之處,於中而止。下車前進,往至佛所,頂禮佛足,在一面坐。

爾時,帝釋即說偈言:

「轉法輪聖王,  能度苦彼岸,
無怨憎恐怖,  我今稽首禮。
設人欲修福,  當於何處施?
又欲精求福,  應生淨信敬。
今日修布施,  來世得善報,
於何福田中,  少施獲大果?」

爾時,世尊在耆闍崛山中,為天帝釋敷演祠中最為勝者,以偈答言:

「四果及四向,  禪定明行足,
功德力甚深,  猶如大海水。
此名為實勝,  調御之弟子,
於大黑闇中,  能燃智慧燈。
常為諸眾生,  說法而示道,
是名僧福田,  廣大無漄際。
若施斯福田,  是名為善與,
若祀斯福田,  是名為善祀。
焚物而祭天,  徒費而無補,
不名為善燒。  若於福田所,
少作諸功業,  後獲大富利,
乃名為善燒。  帝釋應當知,
是名良福田,  施僧次一人,
後必獲大果。  此事是時說,
世間解所說,  無量功德佛,
以百偈讚僧。  祠祀中最上,
無過僧福田,  若人種少善,
獲報無有量。  是以善丈夫,
應當施於僧,  能總持法者,
是則名為僧。  譬如大海中,
多有眾珍寶,  僧海亦如是,
多饒功德寶,  若能施僧寶,
是名善丈夫。  已獲歡喜信,
若能信心施,  當知如此人,
得三時歡喜,  以三時喜故,
能度三惡道,  除祛諸塵垢,
離煩惱毒箭。  淨心手自施,
自利亦利彼,  能設如此祠,
是人則名為,  世間明智者。
信心既清淨,  得至無為處,
世間之極樂,  智者得生彼。」

帝釋聞是偈已,踊躍歡喜,於坐處沒,還於天宮。帝釋還宮未久之間,王舍城中長者婆羅門即從坐起,偏袒右肩,右膝著地,合掌向佛,而白佛言:「唯願世尊,及比丘僧,於明晨朝,受大祠歡喜請。」爾時,如來默然許之。時,王舍城婆羅門長者知佛默然受已請已,頂禮佛足,各還所止。時,諸人等既還家已,各各辦諸香美飲食,清淨香潔供設。辦已,晨朝敷座,具行淨水,遣使往詣靈鷲山中,白世尊言:「食時已到。」爾時,如來著衣持鉢,眾僧圍遶,世尊在前,往詣彼城,到大祠所。既至彼已,如來敷座,於僧前坐,彼城中人,敷好床座,與僧而坐。爾時,諸長者等察眾坐定,各行淨水,諸婆羅門長者手自斟酌種種香美飲食。時,諸人等各各勸益。

爾時,世尊觀諸眾僧飯食已訖,即時收鉢,付於阿難。時,諸人等各自敷座,在佛前坐,專心敬仰,求欲聽法。爾時,如來讚其所施,而說偈言:

「婆羅門經書,  祠祀火為最。
外道典籍中,  婆比室為最。
於諸世人中,  王者最為首。
百川眾流中,  巨海名為最。
星辰諸宿中,  月光名為最。
於眾明之中,  日光最為最。
上下及四方,  世間及天人,
諸賢聖眾中,  佛最第一尊。」

爾時,世尊為王舍城人種種說法,示教利喜,諸人踊躍,從坐而退。

佛說是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須毘羅仙人  滅瞋、月八日
病并持一戒  鳥巢及婆梨
貧人及大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