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53(五三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俱薩羅國漸次遊行,至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。時,波斯匿王聞佛來至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,往詣佛所,稽首問訊,在一面坐,而白佛言:「世尊!我昔聞爾出家求道,要成無上至真、等正覺。汝為實有如是語耶?將非他人謬傳者乎?為是譏嫌,致於毀呰,作此語也?」佛告波斯匿言:「如此語者,是真實語,非為毀呰,亦非增減,實是我語,實如法說,非非法說,一切外人亦無有能譏嫌我者。」

波斯匿王復作是言:「我雖聞爾有如此語,猶未能信。何故不信?自昔諸人,有久出家,耆老宿舊,諸婆羅門:富蘭那迦葉、末伽梨俱賒梨子、刪闍耶毘羅邸子、阿闍多翅舍欽婆羅、迦據多迦栴延、尼乾陀闍提弗多羅,彼諸宿舊,尚自不信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況汝年少而出家未久,而當得乎?」佛言:「大王!世有四事,小不可輕。何者為四?一者、王子雖小,最不可輕。二、龍子雖小,亦不可輕。三、火雖小,亦不可輕。四、比丘雖小,亦不可輕。」
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
「王者雖為小,  具習諸技藝,
生處既真正,  亦不雜鄙穢。
有大美名稱,  一切悉聞知,
如此雖言小,  其實不可輕。
欲護己命者,  不應輕於小。
剎利雖云小,  法應紹王位,
既紹王位已,  法當行謫罰,
是以應敬順,  不宜生輕慢。
於諸聚落中,  及以閑靜處,
若見小龍子,  形狀雖微細,
能大亦能小,  亦復能興雲,
降注於大雨。  若以小故輕,
必能縱毒螫,  欲護身命者,
不宜輕於彼。  為於己利故,
宜應自擁護。  亦如有小火,
若具於眾緣,  猛炎甚熾盛,
遇於大暴風,  能焚燒山野,
既焚林野已,  遇時還復生,
欲護己命者,  不應輕小火。
若於淨戒所,  惡口加罵辱,
其身及子孫,  一切皆毀謗,
於未來世中,  當同受惡報,
是故應自護,  莫以惡加彼。
剎利具技藝,  龍子及與火,
比丘持淨戒,  此四不可輕。
為護己命故,  謹慎應遠離。」

爾時,波斯匿王聞此語已,其心戰慄,身毛為竪,即從坐起,偏袒右肩,合掌向佛,白佛言:「世尊!我於今者,實有過罪,自知毀犯,譬如孾愚,狂癡無知,所作不善。唯願世尊憐愍我故,聽我懺悔。」佛告波斯匿王言:「我今愍汝,聽汝懺悔。」時,波斯匿王既蒙懺悔,心大歡喜,作禮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