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55(五五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波斯匿王在空閑處獨靜思惟:「夫為人者,云何愛己?云何惡己?」復作是念:「若身口意行於善業,遠離諸惡,是名愛己。若身口意行不善業,作眾惡行,名不愛己。」波斯匿王思惟是已,從靜處起,往詣佛所,頂禮佛足,在一面坐,即白佛言:「世尊!我獨靜處,作是思惟:『云何名愛己?云何不愛己?若能於身口意行善,是名愛己;若身口意行不善業,名不愛己。』」

佛言:「大王!實爾。若人身口意行惡者,是名不愛己。何以故?彼為惡者,雖有怨讎,不必速能有所傷害;自造惡業,毀害甚深,是以自作惡業,名為不愛己。又有為己故,作殺盜婬,是為損己。若人身口意行善者,設作是念:『我捨所愛居家妻子。』名不愛己,實是愛己。何以故?如此之人,雖有親友、父母、兄弟,恩徹骨髓,至其衰老,不能得救。要自身口意修行善,能自濟度,是名愛己。」

佛即說偈言:

「若人自愛己,  不以惡加彼,
無有造作惡,  得於快樂者。
若人自愛己,  應修諸善業,
速疾能獲得,  種種諸快樂。
夫欲愛己者,  應當自擁護,
譬如邊表城,  曠野多賊盜。
得值無難時,  應當自隱藏,
若其失無難,  值難苦無窮。」

佛說是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