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56(五六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波斯匿王於空閑處,作是思惟:「云何護己?云何不護己?」復自念言:「若人修善,名為護己;若人行惡,名不護己。」思惟是已,即從坐起,往詣佛所,禮佛足已,在一面坐。白佛言:「世尊!我於靜處作是思惟:『云何護己?云何不護己?』復作是念:『若修善行,名為護己;若行不善,名不護己。』」

佛告大王:「實爾!實爾!若以四兵象兵、馬兵、車兵、步兵圍遶自身,不名護己。何以故?非內護故。若人身口意善,雖無四兵,是名護己。何以故?有內護故。此內護者,勝於外護,故名護己。」

佛即說偈言:

「若人欲自護,  護身口意,
修行於善法,  有慚亦有愧。
不護三業者,  邪見及眠睡,
障蔽諸善法,  隨從於惡魔。
則為自毀傷,  是以應自護,
修定及智慧,  常念佛所教。」

佛說是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