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60(六〇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城中有大長者,名摩訶男。無有子胤,遇患命終。爾時,國法若不生男,命終之後,家財入官。以是之故,摩訶南所有財產,應入國主。時,波斯匿王身體坌塵,往詣佛所,既頂禮已,却坐一面。佛告王曰:「今日何故,身體坌塵,顏容改常,而來至此?」

波斯匿王白佛言:「世尊!舍衛城中,有大長者,名摩訶南,昨日命終,以無子故,所有財寶,稅入于宮,視其財寶,冒涉風塵,是以坌身。」

佛問王曰:「摩訶南實巨富耶?」

王即答言:「實爾!世尊。云何大富?金銀珍寶數千億萬,不可稱計,況復餘財。雖有珍寶,多諸儲積,以慳貪故,惜不噉食,所可食者,秕稗雜糠,極為麁澁。若作羹時,煮薑一罷,煮已還取,賣為財用。所可著者,唯衣麁布,五總麁弊,以為內衣。乘朽故車,綴樹葉,以為繖蓋。未曾見其修少布施沙門、婆羅門、窮乞兒。」

佛言:「如此愚人,非善丈夫。何以故?雖有財寶,不能開意正直受樂,又復不能供養父母及與妻子,亦不賜與奴婢僕使,不時時施與沙門及婆羅門,亦復不求生天善報。」

佛告王曰:「此摩訶南乃往昔時,已曾於多伽羅瑟辟支佛所,種少善根。爾時布施飲食,不至心施,不信心施,不手自施,不恭敬施,撩擲而與。布施已訖,後復生悔,作是念言:『我之飲食,云何與此剃頭沙門?不如自與家中僕使。』於其捨身,得生舍衛城第一巨富大長者家。雖復生彼富長者家,由先施食有悔心故,自然不憙著好衣裳,亦復不喜食於美食,鞍馬車乘嚴飾之具,悉不喜樂。大王當知,摩訶南於昔往日,其家豪富,為錢財故,殺異母弟,以是因緣,入於地獄,無量年歲受諸苦惱,由是之故,錢財七返,常沒於官。摩訶南於多伽羅瑟辟支佛所,施食因緣,受福已盡,如大罪人,捨身之後,入于地獄,摩訶南捨身,亦復如是,入大叫喚地獄。」

時,波斯匿王復白佛言:「世尊!彼摩訶南捨身實入大叫喚地獄耶?」

佛言:「實入。」

時,王聞已,悲泣流淚,王整衣服,偏袒右肩,合掌說偈:

「錢財穀帛并珍寶,  奴婢僕使及眷屬,
一切無隨無隨者,  亦不能取其少分。
為死所侵捨故尸,  一切財寶雖羅列,
都無一物是儲有,  亦復不能持少去。
為有何物隨逐人,  譬如有影隨其形,
善惡受報必不失,  唯此隨人猶如影。」

爾時,世尊以偈答言:

「善惡隨逐人,  譬如影隨形,
隨其所趣向,  未曾相捨離。
譬如少資糧,  越險增苦惱,
行惡亦如是,  不能至善徑。
譬如豐資糧,  安樂越險道,
修福者亦爾,  安隱至善處。
譬如久別離,  至於曠遠處,
安隱得還家,  其心甚悅豫,
妻子及眷屬,  歡喜極快樂。
修善者亦爾,  善業來迎接,
亦如離眷屬,  會合得歡喜,
是以應積善,  當為後世故。
欲得後世福,  應修行正行,
今不被譏呵,  後受於快樂。」

佛說是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