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64(六四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摩竭提阿闍世王及波斯匿王各嚴四兵,交兵大戰。波斯匿王大破阿闍世王所將兵眾,并復擒得阿闍世王身。波斯匿王既得勝已,與阿闍世王同載一車,來詣佛所,頂禮佛足。時,波斯匿王白佛言:「世尊!此摩竭提阿闍世王,韋提希子,我於彼所,初無怨嫌。彼於我所,恒懷憎嫉。然其是我親友之子,以是之故,我今欲放,令得還國。」

佛言:「大王!可放令去。若能放彼王,於長夜有大利益。」

時,世尊即說偈言:

「力能破他軍,  還為他所壞;
力能侵掠人,  為他所掠。
愚謂為無報,  必受於大苦;
若當命終時,  乃知實有報。」

佛說是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