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67(六七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波斯匿王於閑靜處,作是思惟:「世有三法:一者可憎,二不可愛,三不可追念。何謂可憎?所謂老也。何謂不可愛?所謂病也。何謂不可追念,所謂死也。」波斯匿王思惟是已,即從坐起,往詣佛所,頂禮佛已,在一面坐。白佛言:「世尊!我於靜處作是思惟:『世有三法:一者可憎,二者不可愛,三者不可追念。何謂可憎?所謂老也。何謂不可愛?所謂病也。何謂不可追念?所謂死也。』」

佛告王曰:「如是!如是!此三種法實如王言。」佛言:「大王!世間若無此三,佛不出世,亦不說法。以有此三故,佛出世為眾說法。」
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
「王車嚴飾盛,  莊挍甚奇妙,
久故色毀敗,  如身必歸老,
實法無衰老,  展轉相付故。
咄哉老賊惡,  端正殊妙色,
汝能壞敗也。  設壽滿百年,
必入于死徑。  病來奪其力,
老將付與死。  是故常樂禪,
撿心勤精進,  了知生邊際,
勝彼魔軍眾,  度有生死岸。」

佛說是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