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ṃyuktāgama (2nd)別譯雜阿含經

SA-2 68(六八)

如是我聞:

一時,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爾時,波斯匿王往詣佛所,頂禮佛足,在一面坐。白佛言:「世尊!布施之時,應與何處?」佛答王曰:「修布施者,隨意所樂,布施於彼。」

王復問佛:「布施何處,得大果報?」

佛答王曰:「汝問異前。我今問汝,隨汝意答。如出軍陣,欲鬪戰時,如東方有剎利,盛壯有力,然其不能善解兵法,亦復不知善調其身,及以射術,畏憚前敵,生于驚懼,每常先退,不能住其所止之處;射箭不遠,設復射箭,終無所中,不堪處彼大陣之中。大王若鬪戰時,有如此人,王當安慰,汝親近我,當重賞賜。王能爾不?」

王言:「世尊!我實不用如是之人。何以故?鬪戰之時,所不須故。」

「南方有婆羅門,西方有毘舍,北方有首陀,亦復如是。如此人等,王當用不?」

王言:「若鬪戰時,皆所不用。」

佛言:「若鬪戰時,東方有剎利來,年在盛壯,身體丁大,驍勇有力,善解兵法,兼知射術,種種諸術,多諸手伎,善能調身,勇於向敵,大膽不懼,心無驚畏,見敵不退,住所住處;彎弓遠射,能中於物,箭不虛發,勇捍直進,能壞大陣。大王若鬪戰時,當用何者?」

王答佛言:「用勇健者。何以故?鬪戰之法,須勇健故。南西北方,亦復如是。」

告大王:「如是。大王!若有沙門、婆羅門,五支不具,不任福田。復有五支滿足,堪任福田,施得大果,得大利益,極為熾盛,果報增廣。云何名為具於五支?斷除五蓋。云斷除五蓋?斷除欲蓋、瞋恚、睡眠、調悔及疑。自知除五欲,名斷除五蓋。云何滿足五支?滿足無學戒、定、慧、解脫、解脫知見。若能滿足如是五支,沙門、婆羅門,施得大果,名大熾然,果報深廣。」

爾時,世尊即說偈言:

「譬如有一人,  驍勇有大力,
兼善解射術,  眾技悉備知。
鬪戰須此人,  當厚賜財寶,
并與其爵賞,  不擇其種姓,
但錄其功勳,  大王應如是。
若能行善者,  柔和修忍辱,
能見四真諦,  得入於聖位。
供養黠慧者,  不應擇種姓,
住處悉應有,  飲食并臥具,
如此之供養,  應有具戒者。
於大洪流中,  應作浮囊栰,
并造作橋船,  自渡亦濟他。
安直多聞者,  譬如有密雲,
遍覆於世界,  電光甚赫曜,
雷音聲遠震,  降注于大雨,
土地普沾洽,  眾卉木叢林,
無不蒙潤者。  禾稼既滋茂,
農夫生悅慶,  如是信施主,
多聞能惠施,  無有慳嫉者。
潤澤喻飲食,  勸讓益進與,
如雷音遠震,  譬如降注雨,
大獲於子實。  能修布施者,
大獲於功德,  後得涅槃樂。」

佛說是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